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53|回复: 14

[原创] 《天涯点点长相思》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发表于 2021-8-9 15: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墨西哥大臣 于 2021-8-9 15:50 编辑

《天涯点点长相思》
文/墨西哥大臣


第1章透过朦胧

  ---------------------------

  流动的时光中

  我注定分散、残缺

  止不住开放,也止不住流淌

  风吹来

  却是越飞越远

  一份对峡江的爱恋

  越发细碎

  -----------------------

  曹洪脚步轻快的向山坳里走去,那里有村子里一口清潭,名叫“芦塘”。

  芦塘的潭水幽深如镜,一年四季冰寒清凉,传说这口芦塘曾经淹死过好几个人。因此姚家村子里的老人们,都说那边“出阴”,提醒着村民不要靠近那里……

  但是,在这热死人的鬼天气里,从外面干了一天活儿的曹洪,经过这里的时候,就忘记了这一些恐怖传说。

  拉了拉衣领口的汗衫,感觉到身上一阵汗腻,曹洪加快了步伐,他打算到芦塘里好好洗个澡。

  月光之下,隐约已经看见前面的潭水了,曹洪索性脱掉了外衣,露出一身精虬的肌肉。

  突然,曹洪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哗哗的水花声,透过朦胧的夜色,他看见了潭边有一道依稀人影。

  “唔…原来还有人!嘿嘿……”曹洪嘀咕了一声,往前面走去。

  走近芦塘时,看清了潭中那人,曹洪的心脏陡然狂跳起来,那身体亦如同浇了油的干柴一般,熊熊燃烧起来……

  水池里,女人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会儿随即便又放松了下来,舒展着腰肢,任由傲人的曲线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明朗,本就白皙的皮肤这会更像是镀了一层银辉,凝脂如雪。

  一阵清风吹过,哈哈妹半坐在水里面,抬手捧起一把水浇在自己的身上,调皮的水珠从她的脖颈慢慢的流淌下来,滑过高耸的山峦,平实的小腹,最后重新落回了水池里。

  早就躲到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后面的曹洪不禁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却是火热的移不开分毫,那抹雪白就像是不可抗拒般紧紧的抓着他的眼神。

  光滑的后背上被黑亮的秀发铺满,一直垂到了腰间还要向下的位置,翘起的浑圆,凸起的雪白,竟然人想跑过去搂在怀里好好肆虐一番。

  哈哈妹唇角一勾,慢慢回过身子,不再是侧面的曲线形态,而是整个人都面向了曹洪的方向。

  咕哝一声,曹洪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想着要不要离开,可是双脚竟然像是扎根一样,根本挪动不了,他也是没有想到这哈哈妹竟然如此的勾人啊。

  就在这时,哈哈妹的手突然抓住自己的山峰,五根手指头RN出不同的形状,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另一侧的山峰,只是在顶峰逗留了片刻便慢慢的滑了下来,最后竟然摸到了身下。

  曹洪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这女人竟然在ZW!他虽然没有真正和女人有过实质关系,但是这样的事情也早就在男人的话题里屡见不鲜了。

  “啊…。”一声低呼从哈哈妹的口中发出。

  曹洪胸口火热起来,顿觉裤子有些发紧,不用看也知道身前已经支起了帐篷。

  突然,曹洪只觉得哈哈妹的眼神和他的相碰在了一起,满脸尴尬,刚才一个激动竟然忘了隐藏,这会被发现了……?

  “曹洪!”

  “啊?”

  这会儿曹洪再也不怀疑哈哈妹发现了他这个事实。

  “过来。”哈哈妹勾起两个小指头。

  “呃…”

  “我好看吗?”

  顶着头皮走出来的曹洪已经做好了被哈哈妹臭骂一顿并且诚恳道歉的准备,却被这一句问话弄蒙了圈。曹洪:“哈哈妹,你是电灯照雪啊——明明白白。”

  哈哈妹显然对曹洪的愣神和回答微微不满意,整个人从水里站了起来,拖着湿漉漉的水珠走到了水塘旁,一只手拉起曹洪的胳膊,便将男人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重复问道:“我好看吗?”

  “好看!”曹洪整个人都像是快要爆炸的火药一般。

  “那陪我一起洗吧。”哈哈妹话没说完,一只手已经去拽曹洪的裤子了。

  夏天的衣服宽大却又简单,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两个人便坦诚相见了。

  哈哈妹的眼神瞟到了曹洪的LT之间,一双眼睛更是笑的弯了起来。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曹洪又怎么会客气,伸出手便将哈哈妹抱在了怀里,拉到了水里面,一双手也不客气的开始RL起那高耸的山峰。

  擦,这女人的柔软简直出乎他的想象力。

  任由他的RN,那惊人的弹性让他移动不开手掌,身下的火热更是快要将他涨爆了。

  哈哈妹的两条腿像是泥鳅一般,直接攀到了曹洪的腰间,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挂在了他的身上,两个人的距离靠得更加近了。

  “奶奶的。”曹洪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反手便将哈哈妹拎到了草地上,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会吗?”哈哈妹低低的笑问,曹洪整个人的脸都跟着黑了起来。

  他堂堂的七尺男儿,这种事情竟然被一个女人耻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

  脑子里飞快的想到了黄色杂志里说的姿势与技巧,一只手开始在哈哈妹身下的丘壑里开始摸索,入手一片湿滑的感觉,抬头又撞到哈哈妹眼神里,媚眼如丝。

  草!简直就是个妖精!

  就在哈哈妹即将拔枪猛冲的时刻,全身血液突然翻滚了起来,不断的向着大脑里冲去的时候,连带着身体竟然发烫起来,皮肤下隐约可见红晕飞速的滚动。

  “曹洪哥……”哈哈妹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想到村子里的人骂自己是害人精,这会看着曹洪的模样,顿时没了主意,难道自己的真的是……

  汗水一滴滴从曹洪的额头滴落下来,牙齿咬在嘴唇上裂开了口子,曹洪整个人突然向后倒了过去,重重的摔在了芦塘水里。

  虽然是夏天,可是潭水却是四季冰凉,这一坠下去,却让曹洪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听得到哈哈妹在岸上的大叫,但是他却无法开口说话。

  突然,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嘎嘣一下,仿佛开了一个口子,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水波动荡将他淹没了,谁也没有注意带水底一道七彩流光伴随着水浪缠绕在曹洪的左手手腕上……

  哈哈妹也赶紧跳了下去,可是这深深的黑龙潭里哪里有曹洪半个人影?

  “曹大伯,有什么事我都一人担着了,现在赶紧去救曹洪吧,要是晚了,那孩子……”

  三间竹子搭建的房屋,简陋却很干净。

  被唤作曹大伯的老头正是曹洪的师父,也是这姚家村里唯一的外来户,十八年前带着曹洪落户在这里的。

  水烟筒子不断的冒出灰色的烟气,熏人的气味弥漫了整个屋子,曹老头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十分享受的表情。

  良久,才慢慢说了一句:“你还知道那是孩子?”

  哈哈妹被讽刺的满脸通红,低着头向前膝行了两步,“曹大伯有什么错都赖我,但是现在救人要紧啊。”

  “死不了,你先回去吧。”曹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一步一回头的走出竹屋,哈哈妹早已经满脸泪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21-8-9 15: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左闪右避

  -------------------------------

  我细碎如沙

  整个身躯鼓荡着风

  跌宕起伏飞舞旋转

  流线型的身姿

  柔软内含波纹

  更多的时候

  从你指缝划过

  ---------------------

  抽完了手里的烟,曹老头直奔了侧屋而去,床上正躺着一个人,不是曹洪还是谁?

  “师父,这事是我的……”见到师父进来,曹洪第一个念头就是解释,刚才哈哈妹来求师父去救自己的话,他都听到了。

  这样的事情,若是放别人身上,怕是早就当做不知道,逃得远远的了吧,再有那心思深厚的,保不齐还会将痕迹清理清理呢,看来这哈哈妹人倒是不错的,还知道请师父去救自己。

  曹老头见多识广,这会怎么会不知道曹洪脑子里在想什么,立刻抽过旁边的痒痒挠朝着曹洪便打了过去。

  惨叫声惊起,“师父,我受伤了!”

  曹洪的埋怨理直气壮,没错,他的确受伤了,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怎么一转眼就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明明是在芦塘的。

  “你个兔崽子,师父说的话你都忘了吧,看我不打死你的!”曹老头见被打开,立刻来了脾气。

  “师父,师父,我错了,哎哟,轻点啊,要命啊,你个老东西,打死老子以后谁给你抗幡哭坟!”

  师徒两人闹在了一起。

  “老曹头,在家吗?”一声浑厚的喊声传来,屋子里的两个人先是一怔,紧接着曹老头便恢复了那幅气定神闲的模样,曹洪一个翻身继续翻倒在床上。

  “原来是村长来了,这么晚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曹老头皱着眉,瞅了瞅外面的天色。

  曹洪扒在窗口,心里一动,这村长该不是因为昨日自己将他家闺女的裙子掀了的事找上门来了吧?

  这么一想,昨日里禾艺那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立刻回荡在了脑海里……

  “诶,禾艺那孩子昨才回来,敢情是要修路,老曹头你说说,一个女孩子家家修的哪门子路吗?”村长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抱怨。

  “修路是好事啊。”曹老头无比享受的拿起水烟袋抽了一口,望着屋外碧蓝如洗的天空,模糊不清的说道。

  村长登时一拍桌子,急了眼,“好个鬼啊!外面的那些花花肠子的王八羔子是要糟践我们姚家村的风水宝地,只要我不死,这路就别想修!”

  “娃儿上学也是个难事啊……”

  村长听了这话,却是一缩脖子,沉默了下来。

  姚家村地处偏僻,谈不上穷山恶水,至少满山的蔬果药材产量就足够维系姚家村的人们活下去,而且村里的姑娘们一个赛一个的水灵,哪家的姑娘一长开了,十里八乡提亲的人都能把门槛踩破喽。姚家村是撤乡并镇时涂家沟和姚家岩两个村合并而成,除了满山的药材外,打猎也是一种养家糊口的营生。另外还有一句古话:有女莫嫁姚家岩,吃饭要等供应来。有女莫嫁涂家沟,三年两不收。

  虽然山是好山水是好水,但是环绕在周围的大山邱家山和横山,却也隔断了姚家村外出的念头。

  不说别的,光是进城的话就需要走上百里的山路,还要背着沉重的竹篓,有些年纪大的村民已经有个几年没有看见过外面的光景了。

  有些年纪大点的老人,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大轮船,没有看到过汽车,更不要说火车和飞机了。

  一些孩子去读书,最近的小学都要走上十里多远的山路,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有从山路上摔下去的危险。

  修路这个话题在姚家村由来已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正敢于提出来,祖祖辈辈的都这么生活着,谁也不敢打破祖宗的规矩。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曹洪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昨日里那抽风的一闹,今天竟然浑身充满了力量,就在曹洪左右甩着胳膊感觉怪异的时候,眼角余光顿时落在左手手腕处。

  草,老子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手圈?

  “不用看了,那玩意儿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曹老头叼着水烟蹭了进来,一口一吐雾。

  “咳咳!师父,这不是你给我的啊?”曹洪眼珠一转接着说道,“这丑死了,哪里来的呢,该不会是谁塞的定情信物吧?”

  曹老头一瞪眼,“你这个臭小子,整日里胡说,我告诉你,那禾家姑娘可找上门来了!”

  “什么?”一听禾艺来了,曹洪立刻紧张起来,糟了糟了,那丫头不会没完没了吧,不过想到那双雪白的大腿,曹洪还是不由自主的迈出门去。

  果然禾艺杏眼含怒,红唇紧紧抿着,显然一副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不过曹洪很快就郁闷了,这禾艺显然是在防着她。这不,大热天的竟然穿上了衬衫长裤。

  曹洪眼珠子一转,嬉皮笑脸的说道:“禾妹妹,你怎么来了?吃过早饭了吗?我给你熬点粥吧,用新鲜的兰花加上薏米熬出来的粥啊,那味道那叫一个……”

  “够了,我来不是听你啰嗦的!”禾艺没好气的说完,许是觉得自己语气不善,望了望竹屋里面,放低了声音又说道:“你跟我来。”

  曹洪嘴上答应,朝竹屋喊了一声,便亦步亦趋跟着禾艺开始走去。

  怎么又去后山?

  站在芦塘旁边,禾艺指了指潭水说道:“昨日里你做了什么,不用我再提醒吧?”

  轰的,曹洪脸如火烧,该不会晚上和哈哈妹那事被她看到了吧?这丫头若是跑去乱说,自己不怕什么,可是哈哈妹就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啊……

  “禾妹妹,禾姑奶奶,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是,你看你好歹也是一文化人,怎么可以做出这样偷窥的事情呢?我就是撒个尿啊……”

  真亏得这厮脸皮厚,明明就是洗了鸳鸯浴,居然被他说成了撒尿。

  禾艺越听越不是味道,小脸一板,“曹洪,你胡说八道个什么东西,我什么时候偷看你撒尿,你个混蛋,你!你!你!”

  禾艺气的不行,四处瞅着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曹洪扔了过来,却被躲了过去,一连扔了几次都没有打中,禾艺又气又不甘愿,继续找石头开始丢。

  “喂喂,打死人了!”曹洪左闪右避好不开心,竟然意外发现那石头扔过来的速度太慢,慢的可以用手接住的样子,这么想着,也真的随手去握住了那丢过来的石头。

  一旁的禾艺呆愣在原地,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有人徒手接住那么多的石头,她可是一连扔了五六块啊。

  曹洪随手将手里的石头扔在了地上,嘿嘿一笑,心里震惊沉寂三年的内功心法不知道何时重新归来了,脸上笑的如同桃花。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啊!”禾艺看着一脸坏笑向着她凑过来的曹洪,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着,脚下却一个不稳摔进了芦塘里。

  曹洪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直接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将禾艺的身子捞了起来,冰凉的潭水将禾艺所有的衣服都湿透了,紧紧地贴在上上,就跟没穿衣服似的。

  特别是那两条美腿,被湿透的裤子紧紧地裹着,哪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更是勾魂的要命。

  不知不觉之间,小DD已经立的笔直,那肿胀的感觉让曹洪苦笑不已,心里想着是不是什么时候把处男帽子给摘了才是?

  “咳咳!”禾艺慢慢醒来,就见曹洪正盯着她看个不停,连忙低头,湿漉漉的衣服将身体勾勒的如同LT一般,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甩了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21-8-9 15: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章半截玉佩

  我忘记了与你相遇的时间和地点,我也忘记了与你有关的有爱情的片段。我只知道,殷红的梅,醉在我的信笺……

  --------------

  只是她的速度落在曹洪的眼里简直是慢的要命。

  “臭女人,你脾气太坏了!”抓住禾艺的手腕,手臂一拉一转就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曹洪眯着眼睛邪笑着,一脸贱相。

  “你个流氓,快点放开我!”禾艺一脸愤怒的等着曹洪。

  曹洪顿时就有点急了,但是不知打为什么,他突然从禾艺身上传来一股特别的波动,好像禾艺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被羞的,感觉失足落水有些没面子。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曹洪,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能感受到禾艺的心情却是好事,于是故意两脸一扳,掏了掏耳朵,抱起禾艺重新走到了潭水边,“你再说一句流氓,我就把你扔下去。”

  “你……”被这么一吓,禾艺立刻乖乖了许多,窝在曹洪的怀里也不敢动弹。

  虽然两个人从小也是一起长大,但是她后来就去外面读书了,两个人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厚,这次她刚回来就被这家伙掀了裙子,本想着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流氓,却没想到搞成了这样。

  曹洪一路抱着禾艺,可是占了大便宜,柔软丰满的屁股,滑腻到极点的雪峰,都被他戏虐了好几遍,特别是禾艺强行忍受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让曹洪倍感得意。

  眼见到了自家门口,曹洪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禾艺放了下来,转身就往家里走去。

  “曹洪,你……”

  俏脸羞红的禾艺咬牙切齿的看着曹洪的背影,刚想放几句狠话,就见曹洪转过身来,一脸贱笑的看着她,“怎么,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要不到我屋里好好聊聊。”

  “流……”进你屋会有好事吗,禾艺刚一张嘴,却是想到曹洪先前的话,当下一转身就朝着山下跑了。

  曹洪看着禾艺那窈窕的背影,忍不住把收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真香啊,嘿嘿,抽个时间的把你搞到手不可,否则你这么好的身段岂不是太浪费了。”

  回到了竹屋,曹洪就翻来覆去的琢磨今天他可以感受到禾艺心情这回事,异能?不像啊?不是小说里面说,觉醒之后都有感觉吗?难道是手腕上这个丑不拉几的镯子?

  他可是连火烧水泡都用上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不是没想过去问问曹老头,可是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否则曹老头不定回想到哪里去,然后教训他一顿不可。

  最后实在想不明白,曹洪干脆就把那是都到了一边,然后吧草药从屋子里搬出来开始晒好,七手八脚的赶紧做饭,否则曹老头发飙了他可就倒霉了。

  “咦?今儿这娃儿勤快许多啊,竟然做了这么多丰盛的饭菜。”曹老头眨巴着那双细长的小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了身后。

  曹洪手里勺子突然向后一劈,身子如灵活的蛇登时扭了一个圈,踢腿,格挡,曹老头也不是吃素的,手里的水烟管子立刻成了武器,和曹洪缠斗在了一起。

  师徒两个你来我往,不知道过了多少招,却也没有分出个输赢。

  曹老头心里虽然惊讶,顾不上问缘由,手下也没有停顿,反而更快的招呼起来,由一开始的接招变成了主动出招,只是他速度快,曹洪的速度更快,越打越心惊,最后将水烟管朝地上一扔,竟然徒手换掌开始了起来。

  “啊,师父,菜糊了,不打了!”曹洪到底是年轻,很快身上就挨了几巴掌,立刻跳出了战圈。

  “混小子,先别管菜,你给我说说,你这功夫什么时候回来的?”曹老头一把拉住曹洪,他从小将曹洪抚养长大,一身衣钵尽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的一个雨夜之后,曹洪的武功就好像石沉大海,不见了踪影,如今再回来,岂不让他惊讶?

  “师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你的土地啊,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你教的啊。”

  曹老头显然不相信,拉过曹洪的身子就开始上下摸索,嘴里还一个劲嘀咕,不过曹洪听了,却恨不得捡块砖头将这老头拍死好了。

  “眉不散,骨不绽,筋正弹,分明还是个处男啊,没干什么大事啊,怎么可能呢?”

  “死老头!你一天到晚就研究我是处男是不是?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昂,那啥,哈,菜糊了!”

  曹洪说了一半,立刻跳着跑开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一生未娶,但是每年三月初三,师父却是会扛着一担子酒往山顶上住几天的,直到酒喝光了才会回来的。

  他也曾经好奇的翻过师父的房间,只是除了一块半截玉佩,却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曹老头脸色变了一变,很快又恢复了那幅不正经的模样,捡起水烟,溜溜达达的蹭到了跟前,捅了捅曹洪的肋骨。

  “那禾家丫头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别胡说!”曹洪赶紧瞪了一眼,那个凶巴巴的丫头一点也没有小时候可爱了。

  “要不,为师去给你提个亲吧?”曹老头继续说道。

  “师父,你觉得村头藏猫他娘怎么样?”

  曹老头脸色一红一白,手里水烟筒子朝着曹洪就砸了过去。

  “哈哈!”

  整个姚家村子无人不知道的一件糗事就是曹老头曾经挨了蜜蜂蛰,随手抓起东西就开始往脑袋上呼了过去,等把蜜蜂赶走,却发现手里拎着的是藏猫他娘的内裤。

  风大,一不小心从院子里刮了出来,挂在了树杈上,正跑出来寻却撞见了曹老头拿着往脑袋上扑棱。

  “师父,你要是再打我,我就去告诉在藏猫,那条内裤被你洗干净珍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21-8-9 15: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章光洁喜人

  ----------------------

  寻觅唐宋以来所有的典籍

  百花丛中,仅有红梅含笑

  千百年的痴迷,千百年的醉

  在梅花仙子,还有梅妻林公------

  绽放的故事里,缀满

  -----------------

  一大早,村子里摇摇欲坠的大喇叭就开始吼了起来。

  “全体村民注意,吃过早饭后到村长家门前的大黄角树下集合!”

  曹洪打了一个滚想要接着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这个喊话的声音分明就是禾艺那个丫头的。

  想着今天又有机会占便宜,曹洪一下子窜下床,提上马褂长裤,匆匆洗漱完,就往外冲。

  村长家门口的大黄角树,可以称得上是姚家村的典型标识了,不管村子里的大小事,男人出轨、女人出墙、寡妇上吊、但凡是村子里的事,就会自动集中到这里来解决。

  但是今天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喊话的人不是村长,而是村长家丫头。

  曹洪刚到,就发现大黄角树下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了,不过最显眼的还是哈哈妹。

  浅白色的衬衣,大朵的蓝花,胸前鼓胀的快要把扣子撑开了一样,垂到小腿的裙子露出脚腕那一段雪白,实在是让曹洪升起一股大占便宜的冲动。

  看到曹洪笑嘻嘻的走过来,哈哈妹明显吓了一大跳,昨天一整天她都惦记的不行,但是却不敢山上去探望。

  “曹洪,你……”

  “哈哈妹,我没事,芦塘水忒深,我顺着下游被卷走了而已。”曹洪虽然嘴上说着,可是眼神早就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哈哈妹的身上。

  似乎一天没见,那胸前雪白又膨胀了一些的样子:嗯,没错,定然是老子的杰作。

  哈哈妹感觉到不对劲,忙瞪了一眼,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朝后退了一步,这里人多,若是两个人有什么太过亲密,定然会被说闲话的。

  “晚上我去找你。你不要瞎子打架,揪住缺点儿不放噻。”说完这句,曹洪却是脚步加快,朝村长家走去。

  许是内功回来的原因,他自觉耳力也比往常强上了许多,隔着一二十米就已经听到村长家里传来了吵闹声。

  “老子怎么有你这个娃子,真是气死老子了!”

  “爹,修路是好事!”

  “不管那是什么事,你想修路,还是等老子死了再说吧!”

  “我不与你说了,大伙都来了,我去找大家评评理!”

  禾艺气呼呼的扭头就走,正好就撞到了掀开门帘进来的曹洪的怀里,哎哟一声退后了一步,看清了来人,更是羞恼不已。

  这会儿禾村长见自己家女儿受了委屈,却是不待见起曹洪来了,扯了一句,“你个臭小子,啥时候钻屋子里来了,去去去,外面玩去。”

  曹洪皱眉,刚才却是有些莽撞,可被村长这么一说,倒是心里憋了气,不过瞧着禾艺在一旁,却也没说什么,只是低头出了门。

  “爹,你怎的那么凶,曹洪又不是故意的,要是给曹爷爷知道,看你如何说。”禾艺嘟囔了一句,紧跟着走了出来。

  院子没有多大,两个人一前一后就走了出来,瞧着曹洪的背影,禾艺心里蓦然有些失落,琢磨着曹洪是不是生气了?毕竟刚才的事情也是自己引起的。

  大黄角树下聚集的村民一瞧禾艺出来,各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有调笑的,也有打岔的,那些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则是凑了过去,围了个圈子,将禾艺紧紧的包围起来。

  这也难怪他们,姚家村里长得俊俏的姑娘不少咧,但是没有一个像是禾艺这样的,不仅长得好,而且有学问,那身上就好像随时飘出仙气一样的感觉,让人晕迷迷的。

  “禾艺妹子,今儿大喇叭是你喊的吧,行啊,这进城几年,回来都可以当村长了,看来我禾叔是可以退下来咯。”唐永斌嘿嘿一笑。

  不远处的曹洪靠在一棵树旁,手里捏着一颗小石子,不知道为啥,他就是瞅着唐永斌那双老鼠眼在禾艺身上扫来扫去的不舒服,虽然他也看,但他是光明正大!

  禾艺拢了拢耳后的碎发,微微一笑,“没有什么,今儿也是有事要和大伙商量,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就别耽误了,都坐过来吧。”

  说着,禾艺走到墙边的黑板旁边,这是平时里记事的地方,拿起粉笔刷刷刷几笔,就画出一片线条来,看的大伙是目瞪口呆外加满脸糊涂。

  “哟,村长家娃子好本事啊,这画的比那书店的地图还细致咧。”倒是村子里那个老校长夸赞了一句。

  大伙一听是地图,忙扒拉着眼皮瞪眼瞅了起来。

  禾艺朝着老校长笑了笑,才说道:“父老乡亲们,大伙先静静,听我说!”

  “好,大家都别说话了,都安静下来,听禾艺妹子说说!”唐永斌自然是要在美人面前显摆一番的,自发的做起了维持秩序的人。

  “都不说了,都听着。”

  过了一会,场面才安静下来,禾艺满意的看了看大伙,手里拿着树枝朝着黑板就开始比划起来。

  “乡亲们,知道我身上穿的这是啥不?”

  禾艺一开口,大伙都愣了,这一大早喊过来就是为了看她的衣服吗?

  不过刚才没注意,这么一说,却是众人都将目光望了过去,就是曹洪也是不例外。

  粉红的短袖体恤,浅蓝色的牛仔裤子,脚上那双几根带子的鞋子里露着十个圆润的小脚趾,光洁喜人。

  曹洪嘿嘿笑了,别人在看城里人穿的衣服,他却是想到将这身衣服扒下来后会是怎么样的光景,尤其是胸前那跳动的一对兔子。

  “这都是城里人穿的衣服,不仅如此,就是到了夏天,也有冰箱、空调、还有电脑电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21-8-9 15: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小说来发表,欢迎支持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6187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48
发表于 2021-8-9 18: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大早,村子里摇摇欲坠的大喇叭就开始吼了起来。

  “全体村民注意,吃过早饭后到村长家门前的大黄角树下集合!”

  曹洪打了一个滚想要接着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这个喊话的声音分明就是禾艺那个丫头的。

  想着今天又有机会占便宜,曹洪一下子窜下床,提上马褂长裤,匆匆洗漱完,就往外冲。

先点赞欣赏   抽空细品        多来互动  ,问好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21-8-10 09: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哲夫 发表于 2021-8-9 18:42
一大早,村子里摇摇欲坠的大喇叭就开始吼了起来。

  “全体村民注意,吃过早饭后到村长家门前的大黄角 ...

问候站长,谢谢光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21-8-10 09: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章危险气息

  ---------------------

  摇曳的梅影

  飘散的暗香

  融成点滴的血脉,在那张生死不渝的峭壁上

  谱写一世的芳华

  等我因情而忧伤,困惑

  抱着古诗那些平仄难懂的韵脚

  呼吸你颤抖的心跳时,我知道

  尘世的包裹太过沉重,就是你简单的心跳

  我也背负不了

  -------------

  没等禾艺说完,唐永斌就嚷了起来,“禾艺妹子,我家也有电视的!”

  “永斌,我一会再和你说吧。”禾艺有些尴尬。

  曹洪在一旁瞧着,渐渐不爽起来,在他心里早已经将禾艺内定为自己的人了,这会别的男人在一旁瞎显摆算球?

  “唐永斌,见过城里电视啥样不?比你家炕头上那两个木头箱子都大呢,你赶紧坐下,再打岔就把你踹下去。”

  “姓曹的,你说什么!”平日里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但是这会在禾艺面前,他就是不愿意,一板脸,顿时生起气来了。

  “你要是真听不懂,我就从这把你扔城里去见识见识再回来。”曹洪眯着眼睛,浑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从小,村子里的人便知道他是孤儿,没少在背后说他坏话,但是碍于他师父厉害,却是不敢做什么的。

  自从三年前他内功沉寂了,力气却也输了不少,渐渐的便有看他不爽的人没事找茬干仗起来。

  这唐永斌就是其中一个,借着比力气的由头,总是想在他身上找回一些得意。

  “你个野种娃娃,要不是曹伯你早饿死了,如今瞎牛气什么,今儿当着禾艺妹子,我就教训教训你!”

  曹洪冷哼一声,手里石子来回转悠了几下,鹌鹑蛋那么大的石子立时成了一堆粉末从指间散了出去,迎面走了过去。

  村子里其他大人眼瞧着两人就要打起来,却也没有当回事,这姚家村的男人哪有几个不打架的,不仅没有拉架的意思,反而还添柴加火叫起好来。

  唐永斌一阵哆哆,暗自想着今儿曹洪是抽了哪门子风,竟然敢和自己叫板起来。

  “你们两个都不要闹了!”禾艺的声音在两个男人中间显得如蚊子一般。

  大黄角树下有一个石磨,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走到了前面,撸起袖子,就要用老办法来解决问题。

  曹洪不屑的看了看那石磨,如果是以前他忍就忍了,可是现在再忍下去,也真对不起白看了禾艺的身子。

  “你,两只手吧。”

  “哈哈,失心疯了是不是啊!居然要逞能,告诉你,就算要逞能也不是在我面前!不过既然你要逞英雄,老子就成全你!”唐永斌差点被曹洪的话气笑了,却还是抖了抖两个手腕。

  粗糙的石磨上,两个人张开大手握在了一起。

  禾艺丢下粉笔,急的冒汗,不明白怎么好好的,这两个男人就吵在了一起。

  “使劲,使劲啊!”

  “唐永斌,你没吃饭吧!”

  “掰断他的手!”

  几个和唐永斌关系不错的年轻人凑在他身后,不停的鼓劲。

  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劲,两个人的手攥在一起差不多有半颗烟的功夫了,可是曹洪的手就好像是长在了石磨上,纹丝不动。

  唐永斌脑门上已经冒出了细汗,可打眼瞧着曹洪气定神闲的劲头,却是卯足了劲头也扳不动。

  “你输了。”

  曹洪瞧着差不多了,手上一放力,当即就把唐永斌的胳膊压倒在了石磨上。

  不知道为何,瞧着赢了的那个是曹洪,禾艺心里一松,忙问了一声,“你没事吧?疼不疼?”

  刚才还一顿憋气的曹洪就见禾艺那紧张的俏脸映在眼前,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会放电一样。

  “我没事,应该是他有没有事?”禾艺一听这话,立刻扭头朝唐永斌望了过去,却是扑哧笑了,敢情唐永斌已经脱力极了,趴在石磨上大口大口喘着气,那模样倒是有点像是老黄狗吐舌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21-8-10 09: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章不可置信

  ---------------------

  你绕过一片又一片的雪

  横穿世俗的河,一步步朝我贴近

  你的每一个动作

  都系着唯一的名字

  似乎只是我

  ---------------

  “你耍诈!”唐永斌从嘴里蹦出三个字,却像是一滩泥般滑落在了地上。

  禾艺这个时候挺身站在了曹洪面前,手指一指,“大家都看的清楚,明明是你自己输了,怎么还能赖人耍诈呢!”

  “禾艺妹妹,你不知道……”唐永斌继续想说什么,只不过看到曹洪向他走了过来,却是脖子一缩,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被这么一闹,村民们也都四散离去,只剩下曹洪和禾艺两个人了。

  “我走了。”曹洪目光依恋的从禾艺胸前移开,这会儿孤男寡女两个人,他虽然想多呆一会儿,但是谁知道这丫头那火爆脾气会不会又找他麻烦呢。

  “喂,你别走。”禾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少女香喷喷的气息铺面而来,手臂上清晰的感觉到禾艺小手的嫩滑,曹洪一下子心猿意马起来,脚下却是怎么也迈不了步子了。

  无奈转身,“还有什么事?”

  “曹洪哥哥。”禾艺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笑了笑:“你去过城里吗?”

  “没有。”曹洪干脆的说了一句,却是不经意扭了扭头,他才不会说他经常将草药送到林场之后就偷偷跑到县城里去玩过呢。

  禾艺甩开胳膊,小嘴嘟囔起来:“胡说!你没去过,怎么知道城里电视有多大!”

  “那是广播里说的!”曹洪暗暗流汗,幸好自己的反应比较快。“曹洪哥哥,你带我去城里玩吧。”禾艺不死心的靠过来。

  曹洪却受了大罪,他们现在站在大黄角树下,四周开阔,若是被别人瞧见,指不定传出什么闲言碎语来呢。

  可是这么香喷喷的身子靠近,他哪有心思想着去推开啊,早就恨不得拉进怀里紧紧RN了,只可惜时机却是不对。

  第一次,曹洪感觉到了憋屈,无比的憋屈。

  “曹洪哥哥,你在想什么?带我去城里玩好不好?”

  “你不是才从省城回来?怎么又要去?”曹洪皱眉,他没记错的话,禾艺回村还没有三天呢。

  禾艺低着头,两只手纠结在了一起,蚊蝇的声音好半天才响起:“人家要去买东西。”

  “买什么?宗维表婶那里不是有小卖部吗?”

  宗维也是个守寡的女人,改革开放的钟声响遍了南北,也响遍了姚家村沟里沟外,这个五十年代初期城里一中毕业的高材生灵机一动,就摆了一个百货摊,既赚了钱又方便了村民。

  “笨蛋!我买的东西那里没有!曹洪你到底带不带我去!”不等曹洪说话,禾艺继续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敢不带我去,我就把你偷看我换衣服的事情说出去!”

  曹洪摸了摸鼻子,寻思着说出去的话,他最多被骂几句,也没有什么损失吧。禾艺瞧着曹洪一副无关痛痒的表情,眼圈微红,紧咬着下唇,委屈极了。

  “好吧好吧,我带你去,不过最多只能到县城,市里太远,当天回不来的。”曹洪最后无奈的答应下来。

  两个人说好了以后立刻就往山下赶去,如果按照禾艺的走法,恐怕天黑也不可能从山上走下来的。

  曹洪看不过去,只好将禾艺背在了身上,崎岖的山路,虽然女人丰满的胸脯紧紧贴着后背,两只手还搂着弹力惊人的翘臀,但是他也不敢马虎,一个差池,两个人就有可能从山上掉下去的。

  “曹洪哥哥,你会轻功嘢!”禾艺的两条胳膊搂着曹洪的脖子,惊呼出声,却还不老实的不知道在空中抓什么。

  “别乱动!我只是跑的快而已。”

  开什么玩笑!禾艺这么扭动着,曹洪就受了大罪了!任谁身上压着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还有心思看路,不挺进小树林里大战三百回合就已经算得上坐怀不乱了!

  一路从山上下来,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这还得说是曹洪脚程快。

  两个人从路边找了一辆摩托车,可以送到镇子上,镇子上才有去县城的公交车。

  曹洪熟络的和骑车的人说好了价,骑车的人在最前面,禾艺坐在中间,曹洪则在最后面。

  这次两个人的位置前后换了一下,车子启动了以后,禾艺的长发被风一吹,统统飘洒到了曹洪的脸上,脖子里,撩拨的心里痒痒极了。

  这一段到镇子上的路差不多有二十里路呢,虽然没有山路那么难走,却也是坑坑洼洼,一开始的时候还好,大家坐的还算比较安稳,但是越走越难走,摩托车就像是在路上跳着波浪的感觉。

  禾艺满脸通红,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裤子,又要避免摔进前面人身上,又要使劲控制身子不要向后倒去,可谓难受极了。

  “啊。”随着禾艺的一声惊呼,摩托车驶进了一个条更加难行的一段路上。

  曹洪一把将禾艺的身子按了回来,若不是他及时,禾艺险些就会被颠簸出去。

  “没事吧?”

  感受着身后男子的火热,禾艺羞红了脸颊,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她记忆里所有的亲密动作都是给了身后这个男人了!

  终于,摩托车在镇子上停了下来,搭上了到县城的公交车。

  “曹洪哥哥,你还是处男吗?”

  禾艺一开口,却将曹洪惊得三魂去了两魂半,不可置信的看着旁边的女孩儿。

  这还是那个小时候跟在他屁股后面乱跑的可爱小妹儿吗?

  这还是那个扬言要教训他的火爆丫头吗?

  这还是那个文绉绉的女大学生吗?

  被曹洪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禾艺一跺脚,杏眼瞪了起来,“你看着我干嘛?明明就是你自己一副饥渴的样子!”

  “咳咳,禾艺妹子,这个咱回去再说啊!”曹洪立刻尴尬起来,扭头看了看左右的人,幸好车里的人不是在打瞌睡就是搂搂抱抱在一起,却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在说什么。

  禾艺朝着曹洪勾了勾手指,鬼鬼的笑了起来,“那你说,刚才抱着我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6187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48
发表于 2021-8-10 10: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良久,才慢慢说了一句:“你还知道那是孩子?”

  哈哈妹被讽刺的满脸通红,低着头向前膝行了两步,“曹大伯有什么错都赖我,但是现在救人要紧啊。”

  “死不了,你先回去吧。”曹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一步一回头的走出竹屋,哈哈妹早已经满脸泪水。

好文章,不错的精彩小说哈  ,点赞欣赏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1-9-17 18:03 , Processed in 0.42713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