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5|回复: 4

[原创] 我不相信王跃强。

[复制链接]

62

主题

419

帖子

142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27
发表于 2019-4-16 22: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相信王跃强。》【完整版】
        文/萧水金

    他的诗写的很假。这种"超天才"风格大都是"抄添裁"的手法下产生的。

    真正自己写诗创作的人都明白,也只有"抄添裁"的手法可以实现一天十首诗,十种心境和词语拼凑出诡异感。

    真正懂诗的行家非常清楚,一首原创诗,好诗,首先绝对离不开一个"真"字,"真"气"。没有断气感,脱节感,字词不相容感。内容上,"诗是生命经验",最容易看出真假。形式上,诗是最高度的凝练。

    从这些意义上说,诗是文学的最高级别,任何一个呕心沥血的诗人都值得最高的尊重,任何一首好诗都值得最高的礼遇和稿费,诗和诗人应该比小说和小说家及其他文体生产者获得更大的尊严和成就感,这一点也不过份,尽管当下社会现实相对这个还很骨感。但那是社会的酸寒,精神的酸寒,不是因为诗和诗人的寒酸。

    再看王跃强的部分还未被指涉抄袭的作品,统统是断气脱节,虚假不相共融的风格。而且他的风格和水平很稳定,太稳定了,稳定到不正常。

    我们知道一个真正的诗人无法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能写出好诗,甚至可能名垂千古的好诗,如余光中写《乡愁》。也无法保证自己的每一首诗都是一模一样一种风格、深度和情绪的好,如余光中《乡愁》之外的那许多诗。否则,必属造假。这个问题,古今中外所有的诗人都是如此。难道唯有王跃强鬼神附体,出了怪?

    每一个诗人写诗都是有时写得很好,有时写得完全和往期写的不一样,好像是两个人写的似的。诗是情意起止而起止,灵智开合而开合的。毎个不同的个人命运阶段会有不同的诗文。命运苦难时,文多哀怆深刻;命运平顺时,文多平淡无奇;少年多纯洁空灵,中晚年多实用或禅隐。甚至同一时期的每一首都会有很大的不同。它不同于理论分析或记叙类,散文小说类文体。

    王跃强的诗好像全部是工业化流水线上一个模子套出来的一样。全部是波澜不惊的单一调子。比机器人通过一个固定程序批量生产的还稳定。而且都是些稳定的好句子好修辞,华丽得很。反而缺乏了诗眼。每一首诗读下来,似乎每一句都写得很好,但读完后,眨眼之间便不知道它到底写了什么,你会毫无印象。更加谈不上震憾。

    他的诗虚飘于生命的体验与诗性的真谛,根本不是从可信可靠而具体的经验、现象的本身与纯粹的情景出发去建构的,诗感胡里花哨而又富有语言失重的感觉,似乎陌生化的精神内涵与诗性化的诗学品质和天马行空的恣意,却没有半点诗性感染力;似乎想象超越,随心赋形,却根本没有主骨。所书所写不像来自他真实的现实生活的发生或他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胡乱设定给万物与未来,表现的不是“释放感”和“重生感”的激情,而是空洞无物无味无聊,或者技巧修辞的堆砌,炫技而已,垃圾不如,毫无意义。

    他的诗永远是时间与空间里虚无缥缈的感觉,无法与任何读者达成真切的互动。他观照的既无当下,无生活的充实感,又无美学内蕴的抵达。看似自由通达,实际是典型的华丽的流俗,流于皮相和文字游戏。始终有种隐秘的虚伪之光幽游其间。单字单词单句单行似乎找到了合适的语词,道出某点事物本相,但却于整体上呈现出明显的辞藻堆砌感,塑料感。像一个全身整容过的手术美人或机械美人。呈现不出天然被体验过的生命奥义和诗的任何功能。

    可以给他的诗总结两句评语:1,叙事性完全缺失,又没有口语诗的那种现实容纳感和平易近人,所以根本反映不了时代与生活的任何皮毛。2,抒情无法令人达到情感的共鸣,意象系统无法配套达到纯一独到的哲理启迪,所以于艺术性没有深度,也没有创新,只能算是蜻蜓点水,乱飞一气。

    这样的诗不可读不可学,更不可推崇,否则只会害人害学。当下诗坛反而说这是才气逼人,只能说当下浮躁的社会令诗坛也缺乏冷静与理智,从而骗子、花架子、花拳绣腿之流更易于夺目。

    之前那些对他的诗的解读和褒奖词基本都是闭着眼睛对着天空喊乌鸦口号式的扯蛋。或者就是对诗与诗写体悟不多不深的一些浮浪之徒的虚与委蛇。批评家只好做成了赞美家。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原创诗是不能也不可能这样子写的。所以我说过,王跃强这种湿人给我当学生,我也不要。龙画得再好,没有点睛之笔都是条死龙。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不是有感有触有来龙去脉的发自内心肺腑。要么无病呻吟,要么从别人那里解构抄来堆砌。绝非有血有肉的个性化真实写作。敢以此判断他的全部作品都是走的"抄添裁"手法,从来没有始于情动,悟于理达的个性体验与自我之作。可以请他当面闭卷考试式地写写诗就一下现其原形。

    分析可以看出,王跃强在"抄添裁"上富有心计、胆识和经验,行之有效,行之有素。是资深的抄仿家,有强势而旺盛的抄仿力。

    1,他被指涉抄袭已不是第一篇次。那么多诗人诗作,无论名望与水平,低于其者,齐平其者,高强其者,都各各大有人在,为什么唯独他被反复抓到?多行夜路必见鬼。在犯法犯罪的路上,侥幸心理不可有。

    2,错开时空:抄年深月久的老刋物,甚至是著名刊物如《诗刊》的过去远期上之非著名非广泛传播采纳和普及的老篇章,最好是希望作者已过世,这样从人民的遗忘里去抄,不易被揭露。毕竟饱读诗书的编辑也难读尽这个烟海。而诗的读者更非全民,逮个正着的机率想来比艳遇嫦娥还难。

    3,选刋物:抄地县级刋物或内刋,不易被发现。难道真的举头三尺有神明?

    4,选作者作品:抄作者名气不大,但作品尚可的。各自的读者群交集不大,不太可能两者互读。这样,易于抬高自己而又不易被发现。

    5,选诗外文体:从散文小说抄来分行成诗,远交近攻。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不易被发现。

    6,作为有近千首诗或好诗的人,如果没有深刻的诗歌体悟性创作经验和诗评理论,那么,这近千首诗或好诗,绝非其本人呕心沥血之作。根本谈不出个血性的个性的深刻真实的子丁丑卯。

    7,作为有近千首诗或好诗的人,如果没有象样的中长诗、长诗,也是不合常理的。根本谈不上长期大量的写作实践和真正的实力,更加谈不上什么独特和伟大。所有这些作品都是值得怀疑的。

    就好像任何一个人的呼吸,有长吁必有短叹,有短叹必有长吁,否则,必非一个真人的真呼吸。连呼吸都值得怀疑的情况下,谁再去与之理论,谁就已经输了,就像读书人遇到兵,文明人遇到流氓,对牛对水泥钢筋弹琴一样。罢,罢,罢。

    以上第6第7两条也是古今中外所有诗人著作的共性特征。难道王跃强又是被鬼神附体而出了怪?

    8,再辅以金钱,拉帮结派,以浪得之虚名而推荐关照成铁粉僵尸粉一堆来捧自己的场,增加自己的高大上名之效应,如此一来,让一般的人基本已真假难辨。

    9,深谙炒作之道,厚黑之学。把"王老吉"与"嘉多宝"互相攻讦而灭掉第三方"和其正"等所有凉茶品牌的伎俩带到诗坛,心机算尽。最后谁"原谅"谁都是赢家。

    10,其它"政审""文明"事项,比如其人品,是不是有关系人,指点人,保护伞等等问题,有待相关机构和群众,道德、法律和时间去检验。在此无需赘言。

    谁也不怨恨王跃强,就像谁也不怨恨你我一样。但如果王跃强或者你我欺世盗名,有人提出过街老鼠要打,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煽情,更不可以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
   
    一首假诗一个假诗人获得肯定就是对真诗真诗人的尊严的最大践踏。就好像一个演皇帝皇后的戏子演员,如果轻易获得了一个真正皇帝皇后的所有权贵荣耀,你敢想像是个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世道吗?还谈什么三观?谈什么诗文?全部滚蛋吧。

    在是非面前,宁可要一个有血性的愤青或者看客,也不要一个八面玲珑的和事佬,当然更不要一个别有用心的助纣为虐者。这样对发扬真善美更管用。

    无论王跃强,涂惠,还是吴焕唐,以及其它相关联的任何人,我都不认识,也都没有交往。只是我既然读到了这些消息,引起了我的关注,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和正义感,我也便纯粹从一个写诗者,爱诗者的经验、良知与理智出发做出我个人的独立思考,并呈出如上判断。

    我也不在乎任何人或平台发不发我的诗与文。出什么诗名或获什么诗利,对于我,已经简直如同玩一个关于"放屁"的笑话。所以我才能做到无欲而刚。也算是巧合了"人到无求品自高"吧。

        2019年4月1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82

帖子

21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5
发表于 2019-4-17 11: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不相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8

主题

3834

帖子

91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167
发表于 2019-4-18 23: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拜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419

帖子

142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27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07: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共识。早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419

帖子

142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27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07: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你问好,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9-7-24 06:24 , Processed in 0.13982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