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65|回复: 3

[原创] 从超然的诗意里,体会人生豁达的心境

[复制链接]

4

主题

37

帖子

12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7
QQ
发表于 2019-3-19 11: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超然的诗意里,体会人生豁达的心境

                                          ——浅谈鹿晶和她的诗

                                                     静川

       柏拉图在《文艺对话集•伊安篇》里说过:凡是高明的诗人,无论在史诗或抒情诗方面,都不是凭技艺来做成他们的优美的诗歌,而是因为他们得到灵感,有神力凭附着。诗人是一种轻飘的长着羽翼的神明的东西,不得到灵感,不失去平常理智而陷入迷狂,就没有能力创造,就不能做诗或代神说话。诗人们对于他们所写的那些题材,说出那样多的优美辞句,像你自己解说荷马那样,并非凭特殊技艺的规矩,而是依诗神的驱遣。
       鹿晶,是我熟知已久的家乡诗人。我曾经带过她走出吉林市,与省外的诗人有过交流。后来她的诗,俞写俞融进智慧。其实,我读诗,最喜欢沾泥带土的句子,贴近生活的那种。最近,我在吉林省报《东北风》周刊读了几首她的诗,感觉有点对我的胃口。
       《微笑如初》是一首蕴含诗性智慧的文本,其主要特征是豁达的心境和超然的想象力。读之让人感到轻松、愉悦、温馨、真诚,诗人善于抓取眼前的景致揉入诗里,并在诗里点缀得错落有致,“等我眼里的桃花/都落了/褶皱的额头,无法面对/静蓝的湖水/挽风的手臂,归顺于身体/我会,依然微笑如初”我非常喜欢鹿晶能这样完成她诗中的意象,优美而自然的比拟,桃花与我鲜活的映照,时光匆匆,湖水如镜,虽不敢面对,但又如何呢。接下来是她触碰的“阳光是暖的,逐渐松软的土地/给了我一座城池的样板/有情节的段落里,找不到句号……”鹿晶对诗的创作思维愈来愈灵性,“找不到句号”这一句,非常智慧,她把这首诗的这节收尾提高了寓意的层次,“初心,安然于枕上/不论梦境有多长”这样的处理很耐人寻味。鹿晶的诗很富有鲜明的立体节奏感,写的比较洒脱,就像这首诗的结尾“就这样,打开门扉/我温柔的部分,永远在路上”这一句子不仅属于诗人内心独特体验的艺术,也蕴涵着女诗人鹿晶的智慧和对世界的认知,且凭借异于常人的个性、心态、气质把别人看不到,感觉不到的瞬间感受,通过自己的审美意识还原成文本的形式,以“微笑如初”来洞察时光和生命的意识,鹿晶的这种心态可谓“诗品出于人品”。
       我读诗,诗品与人品的关系,一个成熟的诗人其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往往就是作者的人格的自我写照。鹿晶的另一首诗《等一场雪》,这首诗把人带到了一个纯洁美好的境界,寓意深远悠长,格调逸美、浪漫、干净、利落,有拯救内在心灵的意味,也有超脱的怡然。鹿晶极注重情感的体验,用形象化的语词表现创作主体的审美意趣,同时注重语言的节奏和断行的韵律。“我在等一场雪,救赎尘埃/让心灵的孤冷,有所期待/北风称王也罢!原野荒凉也好/为季节轮回,点亮一盏灯火”鹿晶的诗写作风格愈来愈闲适而灵动了,诗写的自然,没有任何雕琢造作的痕迹,段落的转折也看不出突兀和断裂感。“ 光阴流转的步伐,踏响冰凌/寒的触觉,蓄满空间/我等的这场雪,是否已经出发?”这一段的后两句疑问的奇妙,妙在“出发”一词。鹿晶,终于走出以往写诗困惑,她舍得放弃了写诗最忌讳的形容词,她的语境愈来愈静好,就像她诗中等来的这场雪,生命的体验在温婉舒缓的语言节奏中彰显诗人的魅力,给人遐想的空间愈来愈大。其实,中国传统的诗性文化,无论是“诗言志”还是“诗缘情”,都诠释了人类生命的本体意识,表现出的对个体生命的尊重,有意识地将自我情感活动的体验作艺术形式上的呈现,并且还要意趣横生,充满了温暖向上的气息,情韵之美借助情感意象的延伸,把精彩的生活真实深刻地通过别具一格的语感能力,不动声色的表现出来,以别具一格的特质魅力在轻描淡写间占据人们的心灵,这就是诗的高贵之处。《等一场雪》,最后诗人悄悄“深陷暮色,我虚构久别重逢的场景/让自己的眼睛湿透,此刻/黑暗和光明没什么两样/雪,终于来了”这首诗写的确实干净利落,大雪之洁白,以让圣者之心没有黑暗和光明的存在,这也应该是诗人的品质!
       “我要描绘的是那能触动我心灵的眼睛的线条和色彩,我不是画我所见到的东西,而是画我所经历的东西。”美国诗人艾伦家蒙克所说的,就是诗歌的情境是以恬淡、秀丽、委婉、幽深给人美的感受和情的熏陶。诗歌是心灵自由飞翔的翅膀,以自然美和诗意美才能陶冶我们的情感。这首诗的语句灵动,选词闲适自然,无刻意雕琢的痕迹,我挺喜欢。
       最近一段时间,鹿晶的诗转变很大,她能把生命中的领悟融会贯通到诗行里,通过意象来传递隐匿的人生思索和哲思性的内涵,她不在有天马行空的诗写堆积我对她的诗的阅读,鹿晶的诗,已经开始稻花飘香,空灵而飘逸。
       《一路向暖》是一首意境别致,隐喻贴切,心底很阳光的诗,看得出,她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女人,时常去亲近大自然的美好,以自然四季万物为题的诗很多,即使是春天走了,她眼睛里的桃花落了,但她内心的阳光充足,哪怕是寒冬,她也会一路向暖,“寒风打开冬天的腹部/雪花被呼吸侵犯/蜷缩的躯体,成为/点燃炉火的唯一理由,我和土地/一起失去睡眠,夜晚/还有意义吗?”这首诗一开篇就让人感到语境新意,“寒风打开冬天的腹部”,她已经学会了名词的后面用动词修饰了,并且,向暖就从炉火开始,她相信所有的景物,都还活着,它们一定都有自己的温度,第二节多意象的议论一目了然的表达了诗人对万物,人生曾经辉煌的回顾,这一刻,我感觉诗人独居斗室感慨万千的怅然,当她落笔“写下诗句的时候,灯盏比月色稠密”用这样精美的句子,交代了写作时间。诗人也许一夜无眠,她用“抽出颈骨”的感慨和“用极致的疼痛,舒展岁月”“令遗世安潜的白昼,开满希望”诗人鹿晶殷殷渴盼春天的心意,在辽阔的自然空间里“我会一路向暖,生命和鲜花同在”,充满希望的美是自然界里的丰富生命糅合而成的,是动植物和谐共存的无限生命的震荡,是一幅诗情画意的生活图景。鹿晶的诗怅然却很阳光,从不以懦弱之笔冷漠生活。
       诗文的境界要“绚烂之极归于平淡”,苏东坡用泉水比喻诗文,他说这也是‘玉’之美,美来自于内部,含蓄而自然。诗人笔下的一切都应该是自然之美,纯真、朴素、空灵、当然也包括人格,都是诗学之美的存在;还有人的品位和民族之美,这些都是诗人的气质,诗之形成,都应该把这些美的东西,贯穿在作品里,形成自己独特的美学品位。一首诗的泾渭,应该说和一个诗人的人格有一定的归宿关系。我曾经读过军旅诗人叶文福的诗《将军你不应该这样做》,就这一首诗,让我敬重叶先生一生。
       诗歌这一文体其实也很简单,它的表达也不过抒情、言志、叙事,通过自然的感悟运用意象完成精神世界的构建,让自己的灵魂来歌唱。而这些正如瑞士思想家阿米尔曾说的:“ 一片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诗歌是一种心灵的艺术,让人们享受到美是诗歌自身本质的美学特征,也是如何提高诗歌美学品位,从而让诗歌具有更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思想启迪性的本原。
       诗歌应该是一种精神,诗也需要诗人拥有好的悟性,从诗歌中吸取丰富的学养和精神的点化。诗歌艺术真实而虚幻,鲜明而隐约,其审美效果要以全身心去进行感受以达到融会贯通,并且达到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品位。汉语是最简约美丽的语言,用以表达诗意得心应手。妙悟于诗歌,是东方思维中开出的一朵奇特的极具民族特色的智慧之花,诗歌没有妙悟,既没有美的欣赏,也不会有美的创造。
        《冬日暖阳》:“在一场雪事里感知冬季/从寒冷侵入筋骨开始/我的躯体,渐渐失去温度//信手涂鸦的浅条,被雪覆盖/清晨六点,素白的景致里/枯槁遭遇荒凉,形成合拍的形状/在眸光的深处静默//终于醒来,虚伪的盟约/被风撕裂,泪水收回成命/将熟悉的气息放置胸前//此刻,必须坦然面对尘世/冬日暖阳,已经普照大地”这首诗歌让我们看到人是有情物,人的情感波折组成人的一生。经历是一种自然的存在,也是一种生命的姿态。鹿晶的诗写景写的最出色,场景的导演也令我刮目相看,“信手涂鸦的浅条,被雪覆盖”“枯槁遭遇荒凉,形成合拍的形态”这些句子优美而逻辑,她的诗歌语言是对生命的追问使我们理智和清醒,让我们置身在深邃的诗意之中,感受美诗的渲染。
       鹿晶的诗多数是以景生情,以景转换人的内在情绪,这也是鹿晶独特的写作方法,有深湛的功力。
       艺术源于生活,诗人本身就是生活的一份子,但诗歌是高于生活的,诗人必须在平凡当中给作品赋予一种不平凡的使命,才会使诗歌本身具有灵动性和高雅性。愿鹿晶的诗,今后对人生的关注能更多一些,加深创作的思考。


附诗:

等一场雪

  我在等一场雪,救赎尘埃
  让心灵的孤冷,有所期待
  北风称王也罢!原野荒凉也好
  为季节轮回,点亮一盏灯火

  光阴流转的步伐,踏响冰凌
  寒的触觉,蓄满空间
  我等的这场雪,是否已经出发?

  深陷暮色,我虚构久别重逢的场景
  让自己的眼睛湿透,此刻
  黑暗和光明没什么两样
  雪,终于来了


  微笑如初

  等我眼里的桃花
  都落了
  褶皱的额头,无法面对
  静蓝的湖水
  挽风的手臂,归顺于身体
  我会,依然微笑如初

  阳光是暖的,逐渐松软的土地
  给了我一座城池的样板
  有情节的段落里,找不到句号
  初心,安然于枕上
  不论梦境有多长

  就这样,打开门扉
  我温柔的部分,永远在路上


  冬日暖阳

  在一场雪事里感知冬季
  从寒冷侵入筋骨开始
  我的躯体,渐渐失去温度

  信手涂鸦的浅条,被雪覆盖
  清晨六点,素白的景致里
  枯槁遭遇荒凉,形成合拍的形态
  在眸光的深处静默

  终于醒来,虚伪的盟约
  被风撕裂,泪水收回成命
  将熟悉的气息放置胸前

  此刻,必须坦然面对尘世
  冬日暖阳,已经普照大地


  一路向暖

  寒风打开冬天的腹部
  雪花被呼吸侵犯
  蜷缩的躯体,成为
  点燃炉火的唯一理由,我和土地
  一起失去睡眠,夜晚
  还有意义吗?

  可我相信,所有景物
  存在的核心,是有温度的
  即使,褪尽锦绣年华
  曾经的主题,依然是久违的念头
  写下诗句的时候,灯盏比月色稠密

  抽出颈骨吧!
  用极致的疼痛,舒展岁月
  令遗世安潜的白昼,开满希望
  我会一路向暖,生命和鲜花同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3860

帖子

924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248
发表于 2019-3-21 08: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诗,欣赏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7

主题

5106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378
发表于 2019-4-15 10: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文的境界要“绚烂之极归于平淡”,苏东坡用泉水比喻诗文,他说这也是‘玉’之美,美来自于内部,含蓄而自然。诗人笔下的一切都应该是自然之美,纯真、朴素、空灵、当然也包括人格,都是诗学之美的存在;还有人的品位和民族之美,这些都是诗人的气质,诗之形成,都应该把这些美的东西,贯穿在作品里,形成自己独特的美学品位。一首诗的泾渭,应该说和一个诗人的人格有一定的归宿关系。我曾经读过军旅诗人叶文福的诗《将军你不应该这样做》,就这一首诗,让我敬重叶先生一生。

不错的文字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7

主题

5106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378
发表于 2019-9-7 16: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来。 好文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9-11-18 06:07 , Processed in 0.14981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