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回复: 2

[投稿] (小说)天架山的狼歌 续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1

帖子

4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5
发表于 2018-8-6 19: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偏头听后就傻呵呵地笑。
       铜驹子在一边补充道:“保护动物怎么样啊,现在松开它,让它吃人啊?”
       段长说:“对,个别问题,个别对待,先勒死它再说。为人类消除一害吗!。”
       正午时分,四个汉子抬着断气的老狼来到天架山防火外站,站卡的护林员远远看见哥几个抬着个毛茸茸的家伙,不知道他们抬着什么东西,到了近处一看是狼,又看到管子前额上的血迹不由得一楞,问:“咋搞的?”
       管子拍着胸脯说:“抓的。”
       护林员便表示友好地给了他一拳说:“行啊,哥们。当年武松打虎被传诵为英雄,我看你赤手捉狼也不愧是一条好汉。”
       偏头听后朝管子一裂嘴:“球,钓的;用脑袋钓的。”
       烀熟的狼肉在锅内冒出了香味儿,哥几个倒酒‘端杯’搬凳子忙活了一阵,便围着一截摆满酒菜的木墩坐了下来。
       护林员先举起酒杯说:“我代表天架山的父老乡亲,对通讯公司的大力支持表示中心的感谢,对四位朋友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说完,便要打个样给大伙看看。
       段长急忙站起来说:“哎——我说哥们,一看你就是个诚实人,够朋友。今天要不是有任务,我非跟你喝个一醉方休;我看这样吧,中午大家少喝点儿,等下午我们赶完活,给我们经理去个电话,让司机开车上山来接我们,咱们痛痛快快喝个够。你看好不?。”
护林员听后点点头说:“大哥你说的对,既然领导信着咱了,把咱派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咱就不能端起酒杯把活儿给忘了。”
       二两酒下肚后,铜驹子伸手抓了一大块狼肉,蘸着辣椒盐面说:“段长,咱林区‘摆脱两危’的口号已经提了几年了,怎么就是不见起色?”
段长喝了一大口酒,瞪了铜驹子一眼说:“操,你懂个屁。那两危指的是资源危机和资金危困。先说资源吧,从小日本的大肆掠夺,到解放后支援国家建设;年复一年的过量采伐,现在全东北的林区资源现在还有多少?有的林场高山陡角的林带都采伐完了,参天大树又不像地里的韭菜,割完一茬又出一茬。那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长成的林子,成材采伐完了,没有可采资源的现实你说怎么摆脱?再说资金危困吧,失去了资源优势,你就不可能创造产值与效益,除非引进新的加工项目,开发新产品。何况,除了这两危之外,个别单位还有三危、四危,甚至五危——贪污受贿、公款吃喝、以权谋私,屡禁不止。这里面的问题复杂多啦。”
       管子接过话题说:“段长,林区人现在生活水平这么低,你说以后还能富起来吗?”
       “我看能。因为林区现在出台的应对策略很合乎逻辑,有利于远方面发展,找到了兴林富民的大计。共产党是不会看着老百姓返贫不管不顾的。”段长信心十足地说。
           这时,一辆装满松木板方的CA141汽车从山下开了上来,停在岗卡横杆旁,司机不断地按响喇叭,示意护林员放行,车上的人从窗口探出头说:“给王副局长拉的。”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看来一定是副局长写的亲笔信。
           汽车越过这道防火外站,就等于出了林业局的大门,很明显板方运出去一转手,就是一笔不义之财。
           护林员看都没看那纸条一眼,就说:“卸车,还他妈挺牛X的。车都不下,拿副局长来压人,大兴安岭山猫野兽多了。哥们啥鸟没见过,副局长咋的,他家地里长板方啊?还是他老婆生的?别以为我会怕他报复。告诉你,林业局不是他家开的,上有党委,下有监察科;想从我眼皮子底下盗卖国家木材,没门!”
       司机碰了一鼻子灰,连忙下车掏出一盒烟点头哈腰地说:“师傅,烟酒不分家,来,吸一支。”
护林员一摆手说:“我不会吸烟,给你留个面子吧,把板方卸下来,回去好好工作,凭本事挣良心钱,我也不通知林业局森保股了。”
       司机看了眼前长着罗圈腿的小个子一眼,摸不清对方到底有啥来路,为啥副局长的货他都敢堵截。心想:还是别把事情闹大了,让副局长丢了名声,自己也不会吃到好果子;便打开车厢板,向下卸板方......
       半个小时以后,CA141空空如也地原路返回。
       岗卡内的几个汉子也喝完了酒。护林员伸手从铺底下摸出一杆老枪说:“前面那段路狼更多,丢了同类它们会组织起来寻仇的。下午我陪着你们,以防不测。”
       段长就拍着他的肩膀说:“哥们,那就多谢啦!”
       铜驹子喝了几口热酒,感觉肚子舒服多了,他一边走一边问护林员:“哎,你老爸是干什么的?”
       “看山。活着在这里看山,死了也在这里看山;他老人家的灵魂被七年前那场森林打火彻底净化啦。”
       管子接着问:“你家亲戚有当大官儿的吧?”
       护林员摇头不语。
       管子又说:“有种!像咱父辈。其实,咱老百姓家的孩子,才是大山的四梁八柱,才是真正的山的后裔。只要咱们骨头硬,谁也治不倒,还怕他什么贪官狗官。”
       护林员笑了。他说:“我们驻守在这里的意义自己最清楚,不但要防山火,更应该预防的就是这种偷拉私运、损公肥私的‘鬼火’。你们想想,林区的资源越来越少,可是,领导干部中竟有人忍心伸出三只手,咱们不管,谁管?”
几个人谈得投机、谈得开心;情到深处,仿佛山林在他们眼里也格外生动美丽起来。这时,狼嗥声再度响起,用心去听,那并不是什么恐怖可怕的嗥叫,而是一位饱经风霜的浪子,献给以逝岁月和神秘古林的挽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2956

帖子

687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871
发表于 2018-8-6 20: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栩栩如生,语言书写十分成功,拜读学习!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64

帖子

1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3
发表于 2018-8-7 19: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鲜明,语言朴实,内涵丰富,颇受教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8-8-16 07:07 , Processed in 0.12142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