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9|回复: 3

[投稿] (短篇小说)天架山的狼歌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4

帖子

7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3
发表于 2018-8-6 19: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着夏季疯长的阔叶林一阵淅沥哗啦的躁动,忽有三道灿烂的旋风,勾出优美的弧线、曳过铜驹子的头顶。他一机灵,不由得松开了搂着半截枯杨的双手,同时发现,一股秸杆儿稀屎已顺着斜坡穿出三尺,注入身后的草丛。昨晚接受外业任务、在段长家喝了半筐十二度,裂开大嘴如痴如醉如巅如狂地吼唱《我是一匹北方的狼》时,也许是兴奋过度;忽略了那瓶过期罐头中不适的腐味儿;看着平时喝“老散”好称“万里长城永不倒”的段长捂着肚子打饱嗝,一口一个“服输”的熊样,真有一种胜者王侯般的快感。幸亏眼下蹲在灌木丛里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狼狈相没被段长看到;不然,那家伙一定会乐得捧着肚子满地打滚儿。
    大概绕过前面的山脚就到施工现场了,铜驹子一边拉稀一边猜想。
       当时,发誓说不虚此行,和铜驹子一道来执行任务的管子及另外一个哥们;正同段长一起赶路,三人已顺着防火公路走出十几步远了,听到阔叶林的喧响连同触及路面的蹄音,不知那位眼疾的喊了:“狍子”那么一嗓子,接着就听管子惊叹到:“哎呀!我操!真他妈大。”
三只狍子消失在公路南端的浓荫中时,铜驹子第三次提着裤子站起来,小跑两步想赶上管子等人。
    就在这时,蓦地;从对面弯道上突然传来急促的喘息声,就在几个人大眼儿瞪小眼儿愣神之际,两只饥肠辘辘追击狍子至此、来不及刹车的苍狼,险些与哥几个撞个满怀。领头的雄狼抖擞了一下背上的鬃毛,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巴,轻蔑地扫视了对面两条腿的动物一眼,露出一副极不友好加厌恶的怒容。
    哥四个几乎站着没动,上午的阳光从背后照射下来,管子瘦而细长的身影儿便投在雄狼的爪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每个人的手上都握上了电工刀、钢钳子、紧线机、铁锹之类的“武器”。只要狼敢进攻,就意味着一场血战和死拼。这场合,胆大的让你头皮发麻,胆小的让你双腿颤抖,脊梁骨向外直冒凉风。铜驹子的腿是第一个发软的,软就软在昨夜的贪杯,尽管他还是一脸毫不畏惧的表情,但那频频抖动的下肢却已证实了他的心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睛却紧紧地注视着狼的举动。恶兽在意外的遭遇中,似乎看出了两条腿的动物不象傻乎乎的狍子那么容易对付。后面那只雌狼围着雄狼转了两圈儿之后,悻悻地改变了方向奔下路基,隐入草丛;那剩下的一只也无可奈何地跟了过去。
    几个人望着狼的背影如释重负地各自长叹,几秒钟以后,管子滑稽地一躬腰身迅捷又重新挺起,他学着狼的腔调“嗷”地一声大叫,把其他哥们都逗笑了,气氛似乎一下子活跃起来,四个人一边赶路一边又神侃起来。
    阴雨过后,山洪淹过河床,天架山林场通往放火外站的线杆被洪水冲倒了一串。天架山是上级主管部门划给林业局的最后一个林场,也是林业局新开发的最后一个林场;这里过去曾是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山高林密,林间年深日久的枯枝落叶,很容易引起雷击火。
      所以,为了卫护森林资源与绿色和平;尽管外线段内的哥们都知道林业局址距天架山路途遥远,尽管大家都了解天架山是苍狼与黑熊的自然王国,尽管伙伴们都料到山洪过后小组作业的困难;但是,维修工作还是要志在必得的。
    维修小组成员都是通讯公司线路维修养护工作中的精英,站在第一根倾斜的线杆旁,段长从怀里掏出一盒“希尔顿”香烟,哥四个除了偏头不吸烟,其他三人每人叼上一支,然后开始分工。铜驹子的任务是在折断的线杆旁选择好杆位,然后挖坑;以便重新立杆架线。其他三人一组,负责打拉线,将顺坡倾斜的杆子正回原位。
    不知是因为野狼习惯咏叹命运的凄惨,还是管子刚才那一嗓子模仿得实在太像,引起苍狼的群体回应;就在几个人歇歇脚,吸完烟,准备分头行动的时候,突然听到四面八方的山谷中响起恐怖的狼嗥,声音凄厉,惊天动地。铜驹子一着急,差点儿拉一裤兜子,可是,几个人定神仔细分辨,才发现狼嗥声是从远处的山岭上传来的,由于声音在犷谷中构成了回音,所以乍听起来就像有无数的狼叫。
    段长问大伙怕不怕?哥几个都摇摇头,段长就说:“其实,狼嗥证明它还没有发现我们,离我们很远,嗅不到人的气息,是瞎嗥、也许它爹死了,说不准还是他老婆;总之,他离我们很远,够不成威胁。让它嗥去吧,咱们干咱们的,互不干扰。”


    铜驹子心里发空,有些怕。既碍于面子又硬着头皮冲管子说:“我拉稀拉得他妈的肚子痛,挖坑使不上劲,还是咱俩调换一下吧!。”
    段长犹豫了一下说:“也好,就这这么办吧。”
    管子独自抗着锹镐走出去半个杆位时,狼嗥声还没有停止。铜驹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就扯着喉咙喊:“哎-----管子,如果有狼在背后袭击你,你可千万别回头,有意外就大声召唤我们。”
    管子听了就笑着回答:“狼大哥不会找我麻烦,我太瘦,骨头多,它嫌咯牙;倒是你拉稀时可要千万小心屁股啊!。”
    大森林的盛夏天蓝云白,诗意盎然,到处都是草长莺飞,鸟语花香。
          管子手中的活儿并不如预想那么容易,虽然是五芳六月,可是在葳蕤的野草丛中挖杆坑,挖下两铁锹深后就到了永冻层,线杆断折的地段是黄土夹石,又粘又硬,管子只好挥镐猛刨,累得双臂生痛才挖下去大概一米左右的深度。而且越往下挖,越不好施展手脚。渐渐地,衣衫被汗水湿透了,紧贴着身子。瞎虻和小咬却有了可乘之机,轮着班伺机下口,大概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达到立架线杆的设计深度,这时,管子已经累得腰腿发酸,他索性把锹镐放在一边,蹲下身去,一捧一捧地向上捧土;幸亏管子的手大,等到最后一捧土扔完以后,管子已经累得动弹不得。于是,他竟顺其自然地坐在坑里、确切一些说是蹲在坑里点燃一颗香烟悠哉悠哉地吸着,这样既躲过了太阳的暴晒又可以小憩一会儿。
    半根烟过后,管子精神了许多。心想:不知道段长他们的活干的怎样了,应该过去看看。便一使劲,站起身来。事情发生得总是那么凑巧,就在管子站起身形的刹那,一直幽灵般蹲在身后的狼大哥,悄然地结束了狡诈的伏卧,纵身一跃,张开雪盆大口向管子咬去,饥饿之狼在袭击之际总是下口又狠又准,这一口如果咬下来,管子的脑袋可就要一分为二了。侥幸的是由于狼的贪欲过度,嘴张得过大,一下子被管子的铁头卡住了。就在野狼含着管子的铁头想吐吐不出来,想吞吞不下去的时候。
    看到左右两肩之上毛茸茸的爪子,管子立刻明白了处境的危险。他急中生智,双手一个反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狼的脖子紧紧扣在自己的脖项上。苍狼受到致命的威胁,后爪猛力蹬动,想从管子的手中挣脱出去,管子运足力气就是死不松手,他一边使劲,一边大声呼唤段长。人兽僵持之中,段长与偏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跑在前面的偏头一上来就照准狼头敲了一钳子;段长则解开拴在腰带上准备立线杆时使用的棕绳,飞快地打了一个勒狗套,套在狼的脖子上。然后攥着棕绳的另一端,攀上附近一棵粗大的桦树,等他在树上稳住身后,落在最后边的铜驹子也赶上来了,他一看管子双手反扣着野狼的脖子,便抄起地上的一截枝桠棒,想照着狼头狠狠地来几下。段长看到后急忙喊:“当心,别伤到管子!。”
    铜驹子听到喊便扔下棍棒,双手紧紧地揪住狼耳朵,偏头则抓着狼的两条后腿对管子说:“哥们,你松开手吧。”
    管子说:“我还没背够呢。”他一边说一边背着狼向坡外爬,等他走到段长站着的树下、感到非常把握时,才对铜驹子等人说:“注意使劲儿,我可松手了。”
管子松开手,一个前滚翻折了出去。老狼拼命地挣扎着慢慢被悬空吊起,它在绞刑架上直蹬腿。
    段长骑在树杈上问:“管子,没伤到什么地方吧?”
    管子的前额被狼牙咯出了血,他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然后说:“狼是国家保护动物吧?”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4430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572
发表于 2018-8-7 11: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管子说:“我还没背够呢。”他一边说一边背着狼向坡外爬,等他走到段长站着的树下、感到非常把握时,才对铜驹子等人说:“注意使劲儿,我可松手了。”
管子松开手,一个前滚翻折了出去。老狼拼命地挣扎着慢慢被悬空吊起,它在绞刑架上直蹬腿。
    段长骑在树杈上问:“管子,没伤到什么地方吧?”
    管子的前额被狼牙咯出了血,他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然后说:“狼是国家保护动物吧?”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3

帖子

18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5
发表于 2018-8-7 19: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十分精彩,人物个个鲜明,大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6

帖子

2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6
发表于 2018-8-28 14: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品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8-12-13 14:30 , Processed in 0.14289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