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7|回复: 26

[原创] 李哲夫精华推荐语《清风徐来》(外三首)

[复制链接]

1

主题

3

帖子

5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0
发表于 2018-3-30 22: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风徐来》(外三首)
旁骛

夕阳带着倦意离去
留下孤独的黑夜
一排单调的电线杆杵在田间
将城市和乡村连接

想象的洪流无从释放
麦秆被锋利的机械拦腰截断
轰隆声终结麦子的一生
了却我全部念想

麻雀在地里寻觅
羊群偶尔会来践踏秋天
来年的此时
我会被夜色灌醉

清风徐徐吹来
此刻
我已苏醒
一只长尾鸟儿从头上飞过

《老屋》

破损老屋,再经不起风雨袭扰
远行游子,不时叩问故乡的门
满院杂草,拉扯内心忧愁
墙角红花依旧,却风华不再
榆树上的知了叫喊着
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阿丑
那个叫阿丑的人已随时光老去
只有老屋,在不停诉说

《那些分不开的》

总在不经意间戳我死穴
貌似心太软的
只有破铜烂铁读懂

你不断出现在我的诗中
变得高大威猛
变得有血有肉
你占据一张纸的厚度
没有远方

伴你忙碌的狗
带着世俗的眼
将你与垃圾分开

《寞落的光阴》

时间是本厚重典籍
留给适时翻读的人们
青砖,土窑,金钱
残垣在一捧飞扬的黄土之上
驼铃阵阵
远行的陕北汉子哼唱古老民谣
揪着一个婆姨的心

此刻的我
想自己是一架时光穿梭机
穿越古代,品味不同人生百态
或一长工,或跑街伙计
或三亩薄田,或私塾教书

一滴雨的额头
仿佛大山与河流
沉重的脚步……









李哲夫精华推荐语:大西北诗人旁骛的诗歌《清风徐来》的文字,源于一次城市与乡村的变迁,要么是城市的扩张,要么是农村的城镇化转换,诗人在这里已经隐藏,没有过多去展开,它乡愁情节上的一种纠结,而让诗歌标题由此生动。出自北宋文学家苏轼的《赤壁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它的“风”缓缓地吹来,水面一丝波纹之时,诗人笔下的波纹并未泛起,或许诗人内心有一个“夕阳带着倦意离去”,“孤独的黑夜”里还有:“一排单调的电线杆杵在田间/将城市和乡村连接”。诗歌标题“清风徐来”的“用典”,旨在化于无形,化于当下感,化于人所共感。让一个“想象的洪流无从释放”之内心存于时空,蓄意为之一茬茬“麦秆被锋利的机械拦腰截断”,一段农事,又或是一个收割的场景,在一次“轰隆声终结麦子的一生……”。整首诗歌,都是风之寓意,以其含蓄的呈现一个欲罢不能,又被夜色“灌醉”。风,给人的动词与形容词抓出的“苏醒”都是美好的,而那“一只长尾鸟儿从头上飞过”的情景,是诗人的一次幻化,它已逃出风带来的阴冷与痛楚,以节制的文字与朴实的叙述,为一个诗性情节上的风,提供了一种“羽化而登仙”的形象。
诗歌《老屋》,是很多诗人都喜欢去表现的一种题材,它永恒的程度,犹如“爱情”,百写不厌,百读不厌,当然我们更渴求的是文字的一种精彩:“那个叫阿丑的人已随时光老去/只有老屋,在不停诉说”——旁骛的诗《老屋》。所谓诉说的,或许唠叨,或许一段故事一个回忆,一次次心灵的震撼,过往的,总是痛苦的,很难有什么欢愉,这对于老屋来说,它是一间房,更是一个姓或一个宗祠,却不同于流于一般姓氏的“老吴”。每每呈现其中的,逃不出那些多愁善感的东西,老,即为无用或即将朽去,诗歌的结尾句,仅是一次次诠释它另一层面上的“风华不再”。诗写得短,尚能到达某一内涵的核心……
分开与分不开或不分开,仿佛道出一个哲理的思考来。诗歌《那些分不开的》,是一个人在寻觅成长的土壤,又及对于生活或情感上的纠结情怀,现实总会有许多人与事的东西在身边或自己身上发生,诗歌开篇第一句:“总在不经意间戳我死穴”,让这个诗歌有了一种震撼的东西,被记忆着或打动着,催人犹似一种兴奋剂,想继续往下看,以此获得一种阅读上的畅达与淋漓。“……一张纸的厚度/没有远方”,又及狗眼看人低的又一次隐藏,世俗与垃圾,想要被分开的,已不仅仅是单一层面上的一次幻景,现实生活之中的许多情景与事情,是不能轻易被分开的,有的还被紧紧包裹,却不能随心邮寄或割裂,总之,这首诗歌,却给我们留下许多思考或大到半个人生与整个人生的层面上。
孤寂与凄清,总是被一段光阴扫过,时光流逝与时间厚重典籍,翻开或翻不开的,是一层尘埃的遮蔽,远行或一次浪迹天涯。诗歌《寞落的光阴》,已是非同一般的:“揪着一个婆姨的心”。“我”,已不是一个人的一种心思:“或一长工,或跑街伙计/或三亩薄田,或私塾教书”。多个情景,多个场景以及多个生活环境的一一呈现,即使时光穿越,回不去的,依然如故……
诗歌结尾句的再次击打,一个“烙印”烙出一段:“一滴雨的额头/仿佛大山与河流/沉重的脚步……”印证一段现实层面上的一次痛苦之上的“寞落的光阴”。一滴雨的额头,是一句精彩的诗意呈现,它的沉重,不仅仅是一个话题所能表达的,它在人们的内心,谁都无法回避与又及挥之不去里,有暗也有光芒之影。希翼里,它沉重的背后是一次次愉悦之乐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帖子

5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0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22: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旁骛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497

帖子

127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79
发表于 2018-3-30 22: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好诗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515

帖子

115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57
发表于 2018-3-30 22: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北方的豪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515

帖子

115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57
发表于 2018-3-30 23: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破损老屋,再经不起风雨袭扰
远行游子,不时叩问故乡的门
满院杂草,拉扯内心忧愁
墙角红花依旧,却风华不再
榆树上的知了叫喊着
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阿丑
那个叫阿丑的人已随时光老去
只有老屋,在不停诉说


轻松的叙述,厚重的人生,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2296

帖子

53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32
发表于 2018-3-31 09: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阿丑
那个叫阿丑的人已随时光老去
只有老屋,在不停诉说

好诗    好文字  好叙述   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2296

帖子

53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32
发表于 2018-3-31 09: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是本厚重典籍
留给适时翻读的人们
青砖,土窑,金钱,残垣
一捧飞扬的黄土
带走无尽传说



欣赏   喜欢的文字 诗意浓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帖子

5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0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11: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多多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6

主题

3319

帖子

7840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40
发表于 2018-3-31 14: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榆树上的知了叫喊着
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阿丑
那个叫阿丑的人已随时光老去
只有老屋,在不停诉说

对于老屋的 呈现总有许多 怀想的 东西  与记忆里难以忘记的   文字叙述不错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6

主题

3319

帖子

7840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40
发表于 2018-3-31 14: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麻雀在地里寻觅
羊群偶尔会来践踏秋天
来年的此时
我会被夜色拂醉
一只长尾巴的鸟儿从头上飞过

生动与形象的 文字  ,让诗意渐次弥漫开来  :“一只长尾巴的鸟儿从头上飞过”  画面感很强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8-4-25 09:01 , Processed in 0.46849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