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67|回复: 2

[原创] 《罂粟花开之夜》

[复制链接]

78

主题

1327

帖子

311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19
发表于 2018-3-29 19: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蓝夜 于 2018-3-29 19:54 编辑

罂粟花开之夜

文/蓝夜

这是个美丽的夜晚。我踏着月光,随蜿蜒的溪流漫步,冥冥中有曼妙歌声随风飘舞,如此清柔、如此熟悉。我忧郁的心似乎因之更加忧郁之后而显得轻飘起来。我仿佛回到多年以前的那个夜晚,依然是明媚的月光,有鳞鳞波光闪烁的溪流。
我和她邂逅于绿烟笼罩的河滩。
那是个初夏的夜晚,似乎蛙儿们刚刚活泼起来。辞别朋友已是深夜,孤独的我要享受喧嚣之后的沉寂。朦胧月色中,清新的空气里,疲乏的我突然无比清醒。沉沉的夜挥发出一种难言的气息:温柔而浪漫,粗野而热烈。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从足底升起,不如今夜与河滩共眠。
河滩,在我的记忆里是多么的清晰。无论浊浪的滚涌、 温情的潺湲、天地迷茫的缠绵,或是阳光下笑靥如花的灿 烂。思绪徜徉之际,我听见了流水叩问河床的低声,仿佛 某种永恒的热情沉沉压抑后很有节制的叹息。
我几乎要走进溪流中了。
我停下脚步,惊喜而快乐地四顾:这片天空多么美丽, 飘渺而真实。这是我的世界么?我的心在拥抱一切了,一切又拥抱了我。我深切地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又感觉到自己的伟大。我竟然说不出话来,一种奇怪的声音从喉咙里冲了出来。是痛苦还是快乐呀,我自己也说不清。“你吓着我了。”突然传来一个清柔的声音。我吃了一惊,转身, 一袭白衣聚焦了我的视线。我本能地后退、一只脚踏空、身子向后仰,伸出的手忽然抓住某种真实的温润,掌心传来一 股奇妙的热力将我牵引向前。那一瞬间我稳住了重心并闻到 了一缕奇异的芳香,似有似无,但我掌中的温润却是多么真实。
我看清了,这是一个娇美的女孩,在月光下有种超凡脱俗的美丽。满头秀发飞瀑般溅湿了我的心,刹那,她淡蓝色 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谢谢你”我异样地说,“要不是你我就下河了”。“要不是我,你仍然在河上”她直爽而温柔地笑着。我似乎凝固了又似乎溶化了。我是个经不得诱惑的人,后来我想,其时我真是让她的笑容惊呆了。我是不是在梦中,我想揉一揉眼睛,可我不敢,眼前的一切仿佛只是月夜河滩的一缕绿烟,稍一动荡便会飘散。
我们近在咫尺,我的手舍不得松开,本能握着的手现在已经是有意不肯放开啦。“我认得你”,她忽然说。“真的 吗?”我吃惊了,几乎是下意识地松开了手,“那…你是 谁?”“我干嘛告诉你。”她笑。“这不公平”我半是争辩半是请求。“多么美丽的夜晚啊,它只属于我们俩了,你说是吗。”她又笑了起来。寂静的夜里,她的笑声象激光掠过心的高楼大厦,世界恢复了远古的清新、安宁和质朴。“是啊,多美丽的夜、多美呀,你真象天上的明月,在这美丽的夜晚,如天使般降临。上帝因何眷顾我呢”我也笑了起来。 “在你眼中,我真的象天使么?”她突然认真地问。“是真心话么?”我楞住,但只是极短的一瞬,我说道:“是真的。但我不知道是否真心,记忆中我是第一次说这句话,所以 无从比较。”她好像很开心,似乎随意地又说道:“我不喜欢做月亮,我不喜欢绕着太阳转。如果我是月亮,那你是什 么?”“既然你不喜欢绕着太阳转,我就不做太阳了。” 我笑着说,“如果你喜欢天上的月亮,我很乐意将它送给 你。”
不知何时,我牵着她的手向溪流的上游走去。绿色的烟霭在溪流的水声中缓缓迷漫,风微微地吹着她的裙裾, 浮动处子的淡淡的清香。我迷失、不停的迷失,眩晕、眩 晕、不停地眩晕,天上的流星划过我才清醒。
忽然她温柔地问:“你听过花开的声音吗?” “花开的声音?”我觉得有些好奇,便反问,“你听过花开的声音么,如何才能听得见呢,你能告诉我吗?” 也许我提问的急切或者奇怪的表情让她觉得很开心,她灿烂地笑了,仿佛月夜下一朵绽放的玉兰花。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这时我看见她很认真地说:“我听 见过,要用心灵去听。在月夜下我听见过花开的声音。 我常常在深夜里、在月光下,以我的心灵聆听世界、聆听生命。每一个生命就是一朵花,在生命的园中,我们看到缤纷绚烂的花朵,她们争奇斗艳、异彩纷呈,可那大都是开后的花朵,她们不再属于她们自己。她们的颜色在阳光下、在空气中已经改变,她们已经伪装了自己, 蜜蜂也会误采了有毒的花蜜。一朵花只是在花开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的、最美丽的,无论她们的颜色、无论她们的芳香。”她的声音如神秘的铜管乐在绿雾中盘旋并缠绕了我。
“你怎么啦?”她用另一只手捅了我一下。我完全被震撼了。“这是人间的女孩么,还是真正月神临凡了,我听见了天使传道的声音,甜美甘醇。”我心中想着,却不由得说了出来。有那么一瞬,我看见她清秀的脸鲜艳和灿烂着。我知道,今生再也逃不出今夜的这轮光华。她娇嗔地笑说:“真讨厌。你是这样哄女孩子的么。”我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我从未如此开心的笑过),却很认真地一 字一字说:“我是个寡言的人,从不会去哄女孩子。我是个极少快乐的人,只有在月夜,我才是自由的。”
她认真的看着我,我也认真的看着她。时间忽然停止了流动,思绪也忽然凝固了。我们彼此握着手, 彼此看着,有一万道光在我们之间反射流淌。
一颗星轰然坠落在溪流上,满天是七彩的光华。我听见她幽幽地说:“我相信。”“我也相信”,我说。
“明天我将离开这里,不再回来,许多个夜晚我都看见你在这里徘徊,我以为你也看见我了。有许多次我们默默对视,难道你忘记了么?”“我的眼神真实而空洞, 我的心有许多空洞,我不敢明白我看到了你。”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奇怪很陌生。她又笑了起来,我也笑了, 竟然非常开心。
“你听见花开的声音了么?”她再次问。 “我听见了,好美好美的声音,好像灵魂深处永恒的召唤。” 这一次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握紧她的手,有一缕奇异 的香沁入我的灵魂。“你闻到了么,这是什么香?”我问, “我从未闻过如此奇异的香”。淡淡的胭脂云从她的脸上飘过,怜惜和冲动自我心底涌起,我低低地问道:“May I give you a hug?”。她不置可否,脸上现出奇特的笑容, 月光照着她的笑靥,映射着我的心,仿佛天国的荣光澄净着我的灵魂。
我心醉神怡的环抱着她。月夜的河滩似乎已成了宇宙的中心,万物因这神圣的情感而旋转。世界及永恒只成了一种感觉,生命的真实似乎也是这一瞬的延伸。久久的,风、云不再飘扬,流水、月光停止了呼吸。久久的,我忘记了自己 的存在。忽然我感应到一颗泪自她的眼看中流出,我慌恐的心不知所措。“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我伤着你了么?”她不 回答,却问道:“你闻过罂粟花的香么?”“罂粟花?我看过,却不曾闻过它的香,很特别吗?”“昙花只开一夜便会 谢掉,可是她仍有一夜的灿烂,仍有一夜是属于她的;而罂 粟花香只有短促的一瞬,她只会在最美丽的夜晚、最美妙时刻绽放她奇异的芳香。”她的美丽声音在我心的空洞里穿梭编织。“奇异的芳香,为什么说奇异呢?”我几乎是喃喃了。 “关于罂粟花香,有一个美丽忧伤的传奇,可是我不能讲给你听了,黎明即将来临,我将离去,你也将离去。这种奇异的香只在罂粟花开的时刻绽放,初闻时淡雅而清幽, 有着别样的温馨怡神;初吸入时不觉得异常可是它却会在 人的血液里驻留、繁衍、变得醇厚,因为无法排释而显出毒性,伤害着向往永恒的灵魂。”她美丽的声音如缠绵的网将我牢不可破地粘住。
我闻到风中传来一缕奇特的温馨,又似乎自她浪漫而坚定的眼中射出,清幽和淡雅的芬芳浸润了我。我的灵魂张开了眼,我看见了她的眼瞳里有一束罂粟花正悄然绽放。 罂粟花,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罂粟花竟然在她的眼瞳里怒放。忽然她笑了起来,我也笑了起来。几乎是异口同声 地说出同样的话:“在唯美的月夜,我们看见了最美丽的传奇,今生不再虚度。”
…… …… …… ……
我坐在河滩边,仍然是那夜的月亮,眼前浮现那个 美丽的夜晚、那个如梦似幻的夜晚。我几乎疑心是否真有过 那么美丽的夜,然而有一种温馨时时在我体内涌动,感觉到 我的血液已日渐粘稠。有个声音在灵魂深处不停地轰鸣着, 我怀着恐惧要它停止敲打,它却和我的心跳融在了一起。每 一次敲打都有令人心醉神怡的清香飘浮,它已经成了我心跳 的一部分。
那夜我真的听见了花开的声音、罂粟花开的声音,我无可逃避地闻到了那奇异的芳菲。
绿色的烟霭又一次弥漫了河滩,我仿佛又一次回到那个罂粟花开的夜晚。



诗观:以心灵触摸自然,以爱意调动文字,以哲思控制形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5

主题

625

帖子

174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49
发表于 2018-3-29 20: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8

主题

1327

帖子

311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19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4: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赏读,希多指正
诗观:以心灵触摸自然,以爱意调动文字,以哲思控制形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8-10-19 22:14 , Processed in 0.13624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