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墨西哥大臣

[原创] 《天涯点点长相思》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7

主题

68

帖子

1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2
 楼主| 发表于 2021-8-10 14: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哲夫 发表于 2021-8-10 10:14
良久,才慢慢说了一句:“你还知道那是孩子?”

  哈哈妹被讽刺的满脸通红,低着头向前膝行了两步,“ ...

感谢站长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8

帖子

1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2
 楼主| 发表于 2021-8-11 14:2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章火急火燎

  ------------------------

  我下定了决心,似乎

  我以重情两个字,痴痴地等待

  就是要把,那一丝丝冬的冷酷拒之门外

  只想留下,梅的芬芳

  融合雪的洁白,去装扮一个清醇的世界

  -------------------

  天哪!曹洪有种要命的感觉,他还能想什么,除了胸比较大,腰很软,屁股很圆以外,他还能想什么啊!

  可是这种话,他却是说不出口的。“我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你那地方怎么这么硬?不许说谎,快说!”

  “我在想你长得真好看,不如给我做媳妇吧!”

  “……”禾艺连忙扭过头去,可是她的脸上却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

  “怎么样,媳妇?”

  “混蛋,乱叫什么!”

  “你不是答应给我做媳妇了吗?”曹洪一脸委屈。

  “我哪有。”

  “你刚才沉默,不就是默认了吗?”

  “我那是……算了算了,不和你说了。”禾艺像是想到了什么烦心事,摆了摆手,却是没什么心情说下去了。

  曹洪心里明镜似的,他早就瞥见外面宽阔的柏油马路,寻思着禾艺八成是为了修路的事情烦恼,可是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都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哪有可能轻易转变的。

  下车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到了县城,禾艺轻车熟路的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直接驱车到了商场门口。

  跟在身后的曹洪不禁摸了摸鼻子,看着禾艺把一件件家用电器搬到购物车里,这山上没有电,买回去不也是只能看着吗?

  “这是做什么的啊?”眼看着禾艺跑去问微波炉的性能,曹洪忍不住拉起电线插头。

  “啊!”禾艺慌了,一张小脸立刻垮了下来。

  曹洪佯装不懂,凑过去,纯净的脸上透着一股憨厚,“媳妇怎么了?我不就是问问那是干什么的吗?你要是生气了,那我不问了。”

  禾艺跺了跺脚,扭头就冲了出去。

  “哎!”曹洪摇摇头也急忙追了上去,拉住禾艺的胳膊,一把揽进了怀里。

  两个人这么一闹,周围的人却是纷纷投过了探究的视线。

  “没啥没啥,我媳妇和我闹别扭呢,我哄哄就好!”曹洪朝周围的人连声解释。

  “小伙子,媳妇是要疼的!”

  “是啊,这姑娘多水灵,你真有福气。”

  “胸大屁股大,标准的前凸后翘,一准生儿子!”

  面对周围人的话语,禾艺羞得躲进曹洪的怀里,死活不肯出来了。

  曹洪拍了拍翘臀,感受着那弹力惊人的触感,“乖,媳妇,我们去看你喜欢的那个微波炉,好不好?”

  “没有电……”禾艺的泣声传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村子里地处偏僻,就是通电都是问题,仅有一根线还是接了村里喇叭的,连个像样的插座也是找不到的,所以刚才禾艺才会又气又恼。

  她是原想着买一些便利的电器回去,这样也方便说服村民们修路的,但是却没有想到白折腾了。

  “咳咳,这个我来想办法!”曹洪咬了咬牙,答应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男人,怎么能怀里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呢!

  不就是没电吗?小意思!

  从曹洪怀里爬出来的禾艺抹了抹眼泪,悠悠说了一句:“算了,其实不一定要买电器的。”

  “……”这就是女人心海底针吗?还是说女人的脸,六月的天?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曹洪手里拎着一个大号的袋子,里面拎着的据说都是女人用品,按照禾艺的说法,直线救国已经不可能了,那么唯有曲线了。

  曹洪撇撇嘴,瞅着硕大醒目的飘柔两个字,猜想着禾艺该不会是要将这些玩意挨家送去吧?

  “曹洪哥哥,我们回去吧。”

  “恩。”

  两个人刚从商场走了出来,迎面就撞上了一群花花绿绿的人,不是长相,而是衣着,各个脑袋上顶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比鸡窝漂亮多了,只是不实用罢了。

  “小兄弟,刚才听说你捡了我的钱,交出来吧。”

  “什么钱?”曹洪被问了一头雾水。

  染着黄头发的一个年轻男孩一推曹洪的胸膛,张口就骂:“操!你装他妈的什么蒜!”

  曹洪眉头一皱,轻轻向后退了一步,顺势避了过去,他喜欢女人往他怀里钻,不代表同样喜欢男人!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没有捡过什么钱!”禾艺瞧着这群人打扮的不伦不类,生怕曹洪和对方干仗,说完就拉着曹洪要走。

  “哟呵,还有一个靓妞啊!怎么样,跟哥哥走吧,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肯德基,怎么样?”黄头发的男子眯缝着眼睛将禾艺上下打量了一遍,却不知道他这个动作为他的悲惨后果埋下了伏笔。

  曹洪慢慢转过身,脸上挂着纯净的笑容,单纯无害,“你们说的是不是一沓子红色的钱啊?”

  冥币也有红色这个规格吧!

  “嘿,没错,一大沓子呢,小兄弟捡到了就赶紧拿出来,别让我们老大着急了!”黄头发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人群中央那个梳着油光村头的胖乎乎的男子。

  “那是那是!”曹洪连连点头,禾艺在一旁猛拽他的胳膊,急的不行,可是曹洪却仿佛没有感觉到,反而说了一句:“那这里不合适吧,人多眼杂,万一再被人摸了去,那不是……”

  黄毛一听,顿觉有理,连忙转身朝身后的大哥询问,得到同意后,一伙人齐刷刷来到了商场不远处的胡同里。

  “曹洪哥,你胡闹什么啊,我们哪有钱给他们啊!”禾艺的手被曹洪拽着,急的火急火燎,她以为曹洪是怕对方才会想要将钱交出来的。

  禾艺跺了跺脚,压低声音说道:“曹洪哥哥,你朝东头跑,那边有派出所,快去找警察!”

  曹洪反手捏紧了禾艺的手,微笑摇头,对付几个小混混还要找警察,那他也太没有面子了吧!

  “恩,就这吧。”矮胖的男子声音有些宽厚,站在墙边说道。

  一群跟着他的小混混迅速将曹洪和禾艺两个人包围了起来,看这样子就是轻车熟路,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

  黄毛这个时候也是赶紧跳了出来,伸手在曹洪面前晃了晃,“小兄弟啊,快把我们大哥的钱拿出来吧。”

  “钱?什么钱?不是你们给我钱吗?”

  不仅是黄毛一边的人,就是禾艺也被惊住了,一时间有些搞不清状况。

  “臭小子!你敢耍我!”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那个矮胖的头头,俗称老大的人物,一把将眼睛摘了下来,露出凶狠的眼神以及眼角那倒三角的伤疤。

  曹洪嘿嘿一笑,“错!我不是耍你,老子是要捶你!”

  话落,一脚就将离得最近的黄毛踹出了三米远,其他人见状,立刻围着冲了起来,他们人多势众,却是不怕曹洪的。

  不过很快,曹洪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的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8

帖子

1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2
 楼主| 发表于 2021-8-11 14: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章心里一喜

  -----------------------

  那些成双成对的依偎

  那些举杯豪饮的魅影

  他们

  将这个寒冬扮成了春天

  而飘泊的我

  枕着她零碎的印记

  独自卷缩在冰冷的长椅上

  神伤

  ------------

  一脚踹一个,一巴掌拍飞一个,另一只手却是搂着禾艺,避免误伤到她。

  十来个小混混没有一炷香的功夫就已经病怏怏的躺在了曹洪的脚下,那个胖老大这会儿则是趴在地上,屁股撅得高高的蹭着曹洪的布鞋底子,试了好几次也没有爬起来。

  “听说你捡了我的钱?”曹洪故技重施。

  胖老大冷哼一声,“臭小子,你以为仗着拳脚好就了不起了,哥哥今儿是栽了,钱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也记住我是谁!”

  “你爸爸是李刚?”曹洪打趣了一句!

  “哼!李刚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副局长,我爹是局长,叫杜伟,我叫杜岩王,我告诉你,今个你得罪了我,你死定了!”胖老大杜岩王一脸阴狠的看着曹洪!

  杜阎王?敢威胁老子?威胁的话曹洪听得多了去了,丝毫没放在心上,脚尖一挑,就将杜岩王翻了过来,“把钱和手机什么的都交出来,然后,滚!”

  禾艺望着地上那一堆花花绿绿的票子,还有两个新款的手机,有些愣神。

  “走,我们回家!”曹洪将战利品用袋子一兜,塞到了禾艺的手里,就走出了胡同。

  只是两个人刚走出了五十米米远,就听到身后有警笛的声音响起,目标正是刚才的胡同。

  “草!这帮孙子!居然报警!”曹洪拉起禾艺的手就开始跑。

  曹洪拉着禾艺跑到车站的时候,正好回镇子的车出站,两个人顺利的上了车,直到公交车驶出县城,两个人的心才算放回了肚子里。

  禾艺捏着那个厚厚的袋子,看向曹洪的目光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这回就是曹洪说个天花乱坠,她也不相信他从没有走出过村子了!这个男人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第一次,禾艺产生了探究的想法。

  “曹洪哥,你常来县城对不对?”

  “刚才那钱不少吧?”曹洪的目光不识趣的落在禾艺的手里。

  “你不是说自己从没有下过山,是个土包子吗?”

  曹洪知道这个话题如果不说清楚,禾艺一定没完没了,拉了拉身上的跨栏背心,满脸抑郁的说:“你见过这样的城里人吗?不是土包子是啥?”

  黝黑的皮肤,壮硕的胸膛,手臂上的肌肉充满力量,颀长的身形,虽然样貌很大众,但是那目光里的光芒却是有些不大正经。

  “那你没来过城里,怎么会认路呢?”禾艺一脸狐疑的打量着曹洪。

  “我记性好!”

  禾艺一路上都在纠结这个问题,不过都被曹洪打哈哈糊弄过去,两个人重新回到山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擦黑了。

  “曹洪哥哥,吃完了饭再回去吧。”禾艺手里捏着一叠子钱,这是曹洪刚才给她的,说是交给媳妇管家的。“不了,待会撞见你爹,怕是要怪我把你拐跑了。”曹洪摇摇头。

  看着禾艺进了家门,曹洪就顺着山路就开始往半山腰爬去,他和师父住的更靠山顶,却是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在一旁坐着,大老远望去倒是有点渗人。

  不过曹洪目力惊人,刚开始吃了一惊,看清了来人以后,脚步却是变得轻快起来。

  “哈哈妹,你怎么来了?”

  可是谁想他的一脸热切,却迎来了冷屁股,哈哈妹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径自往前面走。

  “哈哈妹。”曹洪连走一步,一把拉住哈哈妹的手。

  “干什么,放开!”哈哈妹一脸寒霜。

  曹洪顿时被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上午还好好的呢?

  “哈哈妹……”

  “放开!”

  哈哈妹脸上的寒霜吓得曹洪当下就像放手,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跟上次一般,感觉到了哈哈妹的心情,此时哈哈妹心情很不好,有一股发酸和自怨自怜的味道,脸上的寒霜都是装出来的。不得不说,自己修炼的黑门内功心法很特别,这可是嵩山少林达摩功法的延伸,其中有着精神感应的力量。

  虽然现在曹洪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这一次出现的感觉,让曹洪心底一喜,知道这个时候他放手了,这一个漂亮的寡妇可就真的没他的什么事儿了。

  于是曹洪直接一用力,把哈哈妹拉进了怀里,不顾哈哈妹的挣扎,在哈哈妹耳边哈着气说道:“哈哈妹,别这样好吧,我心疼。”

  “哼,心疼我,有禾村长家那水灵灵的姑娘,你哪里还记得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8

帖子

1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2
 楼主| 发表于 2021-8-12 10: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9章

  -----------------

  我下定了决心,似乎

  我以重情两个字,痴痴地等待

  就是要把,那一丝丝冬的冷酷拒之门外

  只想留下,梅的芬芳

  融合雪的洁白,去装扮一个清醇的世界

  ----------------

  哈哈妹挣扎了两下就不动弹了,但是那酸溜溜的醋味儿熏得曹洪满脸尴尬,一把将哈哈妹的身子扳了过来,脸上贼笑了起来。

  “哪能啊,哈哈妹在我心里那是无与伦比的。”

  哈哈妹轻唾了一口,嗔道:“油嘴滑舌,不知道和谁学的这般无赖。”

  “冤枉啊!”曹洪连声告饶,“我是发自内心的大实话啊,哈哈妹可是咱姚家村第一美人,在这涂家沟和姚家岩可是人人皆知的啊!”

  听到这句第一美人,哈哈妹的神色顿时变得愁苦起来。

  当年她嫁到姚家村的时候人见人爱,可是自从丈夫死了以后,她出门就会被人指指点点,一句一句戳着脊梁骨的骂她,说她是害人精。

  “哈哈妹,过去的就过去了,以后日子还长咧。”曹洪瞧着哈哈妹黯然神伤的样子,忙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闻着男人胸膛的阳刚气息,哈哈妹却是眼泪如雨。

  “怎么哭了?”

  “我是个害人精。”

  “别胡说,那都是村子里的人乱说的!”

  哈哈妹慢慢抬头,看着曹洪说道:“你跟我来吧!”

  “去哪?”

  两个人一前一后钻进了旁边的竹林里,这会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月亮渐渐升起,地上也是明晃晃的。

  “曹洪,你闭上眼!”

  曹洪有些糊涂的挠了挠头,不过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耳边却传来簌簌的声音,不知道哈哈妹在搞什么?

  “好了,你睁开眼睛吧!”

  再次睁开眼睛曹洪的视线一下子便被吸引了过去。此时的哈哈妹竟然完全CHILUO的侧身站在他的面前。

  浑圆的SHUANGFENG,,高翘的臀部,雪白的JIFU,简直就是个尤物。

  “哈哈妹,你真美!”

  “曹洪,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当然,我要是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出门摔死好了!”曹洪捡起不要钱的誓言稀里哗啦就是一顿。

  哈哈妹连忙扭过身子来捂他的嘴巴,眼里有着担忧,“别乱说,就算你说假话哄人家,但是听着真好听。”

  “不是假话,是真话。”

  “曹洪,我就是个祸害,村子里都说姐是白虎克夫,所以早早的就把丈夫害死了,公婆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也是有疙瘩的,平日里姐就是怎么做都弥补不了。”哈哈妹一边说着,一边将挡在身下的手移了开。

  凸起的山丘光洁如婴孩般的皮肤,雪白干净。

  作为小时候偷看女人上厕所,长大了光明正大看杂志的一代,曹洪印象中还是第一次真实的见到如此可爱的存在,顿时惊呼了一句:“好漂亮啊!”

  “你说什么?”哈哈妹却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从来别人都是说她克人,害人的!自从那个死鬼丈夫死了以后,村子里一些单身汉子便溜进家里强行要和她发生点什么,但是把她脱光了以后,却一个个都跑了。村子里关于她的谣言也跟着四起,白虎精吃男人,所以她丈夫的死也从山路泥泞滑下去摔死变成了她的原因。

  所以曹洪的反应对于哈哈妹来说就像是救命的一根稻草,她一度觉得自己是丑陋的是肮脏的。

  “哈哈妹,你好漂亮啊!”曹洪的话语让哈哈妹也浑然忘情起来,抬起头就吻了上去。

  这可是曹洪的初吻啊!

  良久,唇分。

  哈哈妹媚眼如丝,慢慢的开始拉扯曹洪的衣服,嘴角含着一抹娇羞的笑容。

  “曹洪,如果你不嫌弃,姐把身子就交给你了。”

  美人送怀,岂有不报之理?那是要天打雷劈的!

  夏天的月亮像是害了羞,扯过一片云彩遮住了目光,曹洪眼前只有这个充满无限诱惑的女人。

  身子一弯,就将哈哈妹扛到了肩膀上,随手抄起哈哈妹刚才脱下的衣服,朝着竹林深处走了去。

  很快,两个人重新又来到了芦塘。

  清凉的气息,这芦塘的潭水永远带着那么一种清凉的舒服感。

  “曹洪,我们要在这吗?”虽然早已经嫁做人妇,可是如今窝在曹洪的怀里,哈哈妹乖巧如猫一般。

  “放心吧,不会有那晚的事情了。”曹洪YINXIAO着,双手开始在哈哈妹的身上四处摸索起来。

  今天他一定要好好摸回来,连同上回的!

  一声声暧昧诱惑的声音从哈哈妹的唇舌间溢了出来。

  “曹洪,快点。”

  “嘿嘿!”曹洪只是干笑了两声,女人都喜欢时间长一些,他也就不辞辛苦的多忙碌一会罢了。

  “曹洪,姐不行了,姐要你!”被曹洪在身上四处点火,哈哈妹整个人如同水蛇一般开始不停的扭来扭曲,无限风光。

  一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芦塘旁的大石头后面,看着潭水旁玩的不亦乐乎的两个人,眼里闪过怨愤。

  MMP的死曹洪!竟然背着自己来找哈哈妹,看不让你好看的!

  竟然是禾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心里气愤啊,忍不住就暴了粗口。

  禾艺眼珠一动,手里捡了一块石头,朝着曹洪光着的屁股就要扔过去,却正好看到曹洪转身,登时光溜溜的前身就映在了眼前。

  天哪,她居然看到他的那里了,竟然那么……

  原来男人的身体是这样的啊,禾艺蹲在了石头后面,一只手慢慢的摸到了自己的XIATI,又好像触电一般飞快的离开,脸上滚烫如火烧。

  丢下手里的石头,也顾不得再去干扰什么了,急急忙忙就从另一条小路开始往山下跑去,由于跑得太快,脚下绊了一块石头,险些摔倒。

  只不过这传出的动静,却很快将曹洪惊扰住了,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

  “曹洪,怎么了?”哈哈妹正在兴头上,关键时刻曹洪却突然停了下来,连忙问了一句。

  “有人!”曹洪爬了起来,飞快的套上了衣服,只是可惜没有看清楚是谁,只有一个人影晃动着,转过头对哈哈妹说:“哈哈妹,晚点我再去找你,刚才偷窥的那人我去把他抓住。”

  哈哈妹听说有人,也是被吓到了,她这事若是传出去,定然会被村子里的人骂死。

  “你慢点啊。”嘱咐了一句曹洪,哈哈妹也是赶紧穿好衣服,回家去了。

  顺着崎岖的山路走下去,只是前头那个身影也是越走越快,跟在后面的曹洪竟然有些不想追下去了。

  那么婀娜的背影除了禾艺还能有谁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8

帖子

1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2
 楼主| 发表于 2021-8-16 10: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章
----------------
我想怀抱着美丽的梦
陪你坐在文字的火炉边,谈古论今
让灿烂的你,在一页宣纸上悄悄点燃
即使从此,你再不踏进红尘
我也不怨
----------
真要追上该怎么说呢?不如就当做不知道吧,想必禾艺不会去四处说的吧。
曹洪这么想着,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只不过前头禾艺一个紧张,就朝前扑了过去,整个人不知道摔成什么样子了。
“禾艺!”曹洪顾不得躲藏,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只是他抓住的不过半截袖子,这还是禾艺晚上怕蚊虫叮咬才套上的一件长袖衣服。
山路一旁的簇拥的猫抓刺,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禁不住多啊,而且尖利,往胳膊上一划就是一道口子。
曹洪顾不上扎人的疼,直接就跳了下去,顺着山坡一边摸索一边喊着禾艺的名字。
一直摸下去有十来米,才听到禾艺微弱的声音。
“禾艺,你怎么样?有没有摔伤哪里?”曹洪连忙将禾艺抱在怀里。
“曹洪哥哥,是你吗?你不是和……”禾艺慢慢睁开眼睛,见是曹洪,却是想到了刚才的事情,脸上跟着不自然起来。
曹洪生恐禾艺继续说下去,急急打断:“好了,先看看你吧,有没有摔伤?能不能站起来?”
“你个混蛋,修路的事刚有点眉目,我就跑来考诉你,可是你……哇!”禾艺突然哭了起来,两只小拳头使劲朝着曹洪捶打起来,“你去找你的哈哈妹啊,你管我做什么啊!”
“媳妇吃醋了啊!”曹洪皱了皱眉,指着身下还坚硬的存在,“你家男人都这样了,你再打以后你后半辈子可就没着落了。”
“好了,先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说着,曹洪就将禾艺的身子扳了过来,软软的身子铺倒在怀里,细腻的肌肤贴着他的身子,一个激灵就将手伸到了衣服里面去了。

    禾艺忍不住嘤咛一声,却是含着羞意瞪了一眼,没有说话。
说是检查,不如说是曹洪趁机将禾艺浑身摸了一个遍。
“好了,只是有点擦破肉皮,没有什么严重的伤,万幸没有摔断骨头,不然你可就要受罪了,以后可不能晚上乱跑了!”
禾艺撅着小嘴,拉了拉身上褶皱的衣衫,满面通红。
“刚才你和那哈哈妹在做什么?”
曹洪脸一红,他可没有禾艺直白,在他骨子里虽然偷看女人洗澡无伤大雅,但是和女人探讨的话,就似乎有些别扭了,赶忙就顾左右而言他。
只不过禾艺却好像来了兴致,根本不给他机会,面对那什么月亮很圆,星光很美的无营养扯淡,一概漠视。
不仅如此,反而从他的身上站起来,两条腿环绕着曹洪的腰坐了下来。
曹洪暗暗叫苦,禾艺这么一坐,娇俏的臀部正好压在了他的下身上,早就已经挺拔如铁的小弟弟如今可是备受折磨了。
“我有点饿了,不如我们先……”
“哼,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禾艺显然误会了曹洪所说的饿了的含义,不过却忍着娇羞将身子靠了过去。
“……”
推开?搂紧?
思想活动只用了一秒钟的百分之一,曹洪就做出了人生中最正确的行动,反手便将怀里的身子紧密的拉在一起,两个人的肌肤只隔着一层衣衫。
“曹洪哥哥,你那里…抵住人家了…”禾艺试着动了动,可是不管怎么动都觉得身后火热的东西蹭着自己的屁股,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恩?”曹洪轻应了一声,手下却没有停,飞快的将禾艺的衣服脱了去,跳出两团雪白的肉,一蹦一颤的,像是两个活泼的兔子。
捏在手里,软软滑滑,弹力惊人。一手托着禾艺的后腰,一手便开始在左右两边揉捏,随着手型变化,两团丰满也变换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喔…”禾艺忍不住呻吟出声,不过很快就羞臊的窝进了曹洪的肩窝里,再也不肯抬头。

    曹洪嘿嘿一笑,抱着禾艺的身子站了起来,将刚才脱下的衣服铺在了地上,将禾艺放到了软和的衣服上面。
“媳妇,准备好了吗?”
禾艺没有说话,只是两只手更加紧紧的搂紧了他的脖子,将整个人都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紧紧拢着的双腿,雪白如凝脂,挺拔的双峰,让人忍不住想要覆上去。曹洪的衣服不知道何时已经褪了去,露出精壮的身形,禾艺扭着头不敢去看,虽然刚才她躲在石头后面看的兴致勃勃,但是这会轮到她了却是有些怯意了。
“曹洪哥哥,你轻点。”
就在曹洪挺身压在禾艺身上的时候,禾艺突然开口说道。
面对美人如此相邀,曹洪胸口一阵沸腾,一双手开始在禾艺的身下捣鼓起来,软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激动起来。
树林里悉悉索索的声音都被两个人的动静压了过去,呻吟声和风交织在一起,暧昧旋律劲舞。
夜深微凉,禾艺慢慢醒来,发现自己趴在曹洪的身上,赤裸着身体,不由得羞臊起来,连忙就要去捡旁边的衣服,却被拦住。
“坏蛋,快让我穿上衣服吧。”
禾艺哪里禁得起这么折腾,下体的疼痛拉扯的她眉头紧皱。
曹洪也是一惊,忙问原因,却被禾艺一番埋怨,对此也只有尴尬笑笑。
“好痛哦。”
“来,我摸摸。”曹洪说着就爬了过去,左手就开始在禾艺的身下摸索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只觉得湿滑滑的,后来手腕上竟然火热的烫了起来,竟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两个人又闹腾了会儿,曹洪才背着禾艺回了家,这时辰天色刚微亮,村长许是还没有起床,扒在门栏看着禾艺回了屋子,曹洪才放心的离开。
不声不响将村长家女儿给吃了,这样的感觉让曹洪忐忑不已,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一路顺着山路连蹦带跳的,脚步轻快极了。
“师父我回来了。”曹洪刚进门就开始大喊着,脑袋四处摇晃着,可是却没有看到师父的踪影,“好奇怪,难道去玩了啊,不过这也太早了点吧?”
见曹老头不在家,曹洪闲来没事,又开始琢磨起那莫名其妙的心灵感应来,要是他彻底掌握了这可以感受别人心情的能力,那可就厉害了呢!
上一次就是情急之下感受到了禾艺的想法,这一次也是如此,可是在县城的时候,他也心急了啊,但是却为什么没有感受到别人的想法啊?
难道对象必须是女人?好像也不对,在县城的时候他着急对象可是禾艺啊!难道是……曹洪突然想到,他每一次感受到对方的心情,都是在触摸别人的情况之下发生的!
难道真的是这样?看来得等明个找个机会试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0-6 15:14 , Processed in 0.2924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