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89|回复: 0

[原创] 欣赏并浅析内蒙古作家王秀竹的散文诗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4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
发表于 2019-8-25 16: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冰清雪白衬松坚
——欣赏并浅析内蒙古作家王秀竹的散文诗
      《节气精雕的细节》( 组章 )
                     文/胡云琦

        北国,料峭的春寒;虽然空气密度干脆的冷冽,但还是带来了不容置否的新鲜气息,苦等杜鹃花开的日子,闲来翻阅王秀竹诗人2018年发表在《星星·散文诗》第三期上的作品《节气精雕的细节》(组章)。入目三行,便被他诗语化境的创意构图震撼了。

       详见《节气精雕的细节》之《立冬》篇:
       “天色灰蓝。
       转身之间,季节入冷入寒。
       阳光显得瘦弱而单薄。西北风甩出的话语,一句比一句锋利。句句扎疼极易冻伤的暮年”。

       这样的诗,没有刻意造作、晦滞生涩之嫌,它通俗里的大雅,不同于焚琴煮鹤者的玄虚病变;简言之、就是明了易懂。分享这样的诗情,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是否到过北方,你审美意识的鸿鹄,都会在他诗意深度的空间,找到长势丰美的香草。盛宴是用来分享的,读一首好诗,犹如在影视画面里欣赏超级大师的功法太极。即有形而下的柔和徐缓,又不失绵里藏针的刚柔并济。便是一种可以舒心的精神享受。
        入定,斟酌他简洁而自然的一语:天色灰蓝。用一“灰”字,做重点诗眼,看似平常;实以准确的油画冷调为《立冬》的伸延,埋下了智慧的伏笔。这“灰蓝”道出了万里晴空之变,它接近朦胧又并非截然。接下去的几句,更使意境的张力由场面的宏大转入生存的微致,融精神感悟的神思、在叠加中递进。通过妙语走势的步步生莲、环环相扣,最终实现収式稳练、慧从物我两忘中静于归心。直视天下苍生,状写这个季节:“极易冻伤的暮年/以另一种方式触及事物的真相”。尽管“冬天同时在现实和梦的脚下打滑/不是一两声热烈的问候就能融化的。”尽管“前路苍茫/也要相信/相信在春天到来之前/会有腊梅以金属的声音一瓣瓣打开自己”。尽管“寒烟未散”......
       感谢诗作者挥毫文字的画笔,为我们带来他《立冬》场面的宏阔,没有忧郁、没有刻意粉饰的悲悯。只有开门见山的熟悉感,让人觉得、仿佛你正在同他并肩漫步的初冬,走进他的诗歌。
       从《节气精雕的细节》(组章)《立冬》中不难看出,秀竹的诗、比他早些年的创作增添了含蓄,减少了直白,多出了通达。对于文字的使用愈发新颖,虚实结合、模棱两可;在寻找语言新秩序的探索中,确有移天换日之效。比如:“ 阳光显得瘦弱而单薄”,如果仅以拟人手法来写《立冬》日照的削弱,只写“ 阳光显得瘦弱 ”就够了,这样写,与接下去的衔接并不矛盾,但是,语言的内在指向活力窄了。作为散文诗语言创作,作者信手拈来地后缀上“而单薄”三字相辅;一下使转折的描述产生了活泼效应,“单薄”对“瘦弱”,是不是可把这里的“单薄”理解为一件温暖不足的阳光外套?维特根斯坦曾说,“当语言在欢乐时,它就诞生了”。
       “当语言在欢乐时”,体现在《立冬》中的明显诗写是:“在春天到来之前/会有腊梅以金属的声音一瓣瓣打开自己”。我读到这里,一下就联想到那种弥漫在旷野上空的钟声,这诗中的腊梅花瓣在打开自己的“金属声音”时,把我迷住了。
       好诗不分长短,写作、贵于创新的奉献,诗语出新,应有自己的风格与写作特点,秀竹的诗,好就好在物象与精神间的灵活转换。
       请看:
       “河流收起唱腔,把最为柔软的部分裹藏起来。山的炉膛搂紧未燃的黑炭。
       草木的书写由繁到简。
       四野铺着寂寞的白。夜以不断拉长的篇幅检验阅读者的耐心。这样的日子,我们习惯把它叫做冬天”。

       法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法国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领袖雨果说:“人生下来不是为了拖着锁链,而是为了展开双翼”。在《节气精雕的细节》(组章)里,我看到了万物展开双臂前的困窘、积淀与努力。我看到了王秀竹诗人为继承和弘扬母语诗歌创作,所拍动的精神翅膀。他的诗作,有果断的尝试,就像我们梦寐中的飞人,在峭壁的巨石上摔掉旧翎,要长出新羽。
       我喜欢他特接地气的诗言:
       “山的炉膛搂紧未燃的黑炭”,欣赏这样的形容与比喻,不禁由衷地为他灵感来袭的神异妙语拍案称奇。山的炉膛四字,赋身外物象以神性,接下来的“搂紧”升华了立意动感, “山的炉膛搂紧未燃的黑炭”这十一个字,你无法用意蕴丰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来概括它的情节内涵。这冬夜的炉膛是熄灭的,为了抵抗寒冷而搂紧的黑炭,以苍凉美的铁律,展示出《立冬》的暗室,还有资源的矿藏可以燃烧。“天,赐我们守在这里”;这生存的空间无可比拟,没有写出却可感知。
       因为刻画入微而不留痕迹,因为深娴其境而驾驭有余,对诗歌语言的痴情迷恋、自我约束与精彩蝶变,让才思敏捷的秀竹诗人,在《节气精雕的细节》之《立冬》这一首篇章节中,找到了不同凡响的音符,从而使这位以诗为翅的人生歌手,发挥的淋漓尽致。
       “冬天来了。
       水滴凝成的冰心,等待相惜的晶莹认领。不肯南迁的羽翅捂热身上的黃昏。一朵一朵的雪,看着就让人流泪。      
      从现在开始,必须卸下多余的东西,必须丢掉以妥协換取和解的幻想,或者公开不曾发表的隐情......”   

       “一朵一朵的雪,看着就让人流泪。” 读到这里,梦想红颜不老、青春永驻,实际却在不饶人的岁月操盘中慢慢变老的我,突然被作者触景生情的文字闪电击中了。那一瞬间,我闭上双眼,灵魂出窍地想起扬州夏日荼蘼的琼花。哎!人家明明写雪,我却谈花;由雪到花,并非我牵强附会,只因那“一朵一朵的雪”中,那个“朵”字 用的太好。你仔细去读,那“一朵一朵的雪”,其实就是一身雪衣的留鸟啊!严冬的祁寒,或想将它们封杀。可是,它们坚守的羽翅,却捂热了身上的黄昏。如此深爱的情节,看罢怎能不为之动容?。
       至此,我已不知不觉地乘着醉意起舞,沐浴他文字盛雪的洗礼,谨小慎微地收起那字里行间的每一颗凝露冰心。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9-11-19 16:44 , Processed in 0.1393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诗潮流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